当前位置: > 职场故事 > 学学麝月又何妨

故事分类

学学麝月又何妨

谁是医院最成功的白?
袭人,一个被大家称赞的细心体贴的丫鬟?晴雯,一个美丽而又熟练的技术骨干,谁在各方面都比别人强?还是碧痕偷偷和宝玉一起洗澡?萧红,一个能言善辩并最终被Xi·冯赏识的人?


不,不,都不是。


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应该是佘悦,他要么沉默,要么轰动。


麝香月的样子从来没有记录在书中。只有王夫人道:“宝玉房中只有袭人、麝月二人。如果他们愚蠢就好了。”显然,这并不突出。不过,既然他能被选到宝玉的房间,而且也很重要,他也就不远了。


书中对麝月和宝玉最迷人的描述是“上”。那天是元宵节,所有的小女仆都出去玩了。袭人卧病在床,麝月一个人在灯下擦骨牌。这原本是一幅非常悲伤的画,描绘了一个隐居的女人。然而,当宝玉来了,他是活着的,芬芳的。宝玉的把戏最多。无聊之下,他建议道:“你说你早上觉得头发痒。目前没什么。我会给你梳的。”麝月自然同意了,于是她带了文具化妆盒,取下发夹,打开头发。宝玉拿了一个漏勺,一个一个的给她梳。两个人对着镜子微笑——多么温柔和浪漫。


能让宝玉梳头的女人绝不是俗粉。然而,她不属于那种令人惊艳的绝色美人,被称为“第二眼美人”。


人们不会漫不经心地注意她,自然也不会以她为目标。袭人人缘好,李嬷嬷也叫她“媚媚宝玉”。文清就更不用说了,它是许多人的目标。即使是粗使小红的女孩因为聪明,也处处被挤出来阻止;芳官和四儿也被解雇了,因为她们升职太快,抢了别人的位置。


然而,佘悦从未见过有人说她的坏话或发表不好的评论。虽然她和老板宝玉的关系很密切,但她并没有逾越礼节,也没有走得太近。她是系主任袭人的心腹,但她与晴雯的关系很好,是弘毅医院的第一善人。


《文清不求》是红楼画卷中一幅非常漂亮的经典画面。然而,关于原因的详细讨论是由于佘岳的第一句话:孔雀线是现成的,但除了你谁知道边界?晴雯缝纫时,她帮忙穿线,直到晴雯补好为止。她没有睡觉,并帮助检查了一遍。她肯定地说,“这很好。如果你不注意,你就不会再看到它了。”晴雯当然很努力,但是麝月一夜没睡,没有抱怨,没有嫉妒,也没有邀功。当人们想到这一幕时,他们往往忘记了佘岳也在场,并努力工作。


她就像弘毅元里的一个隐形人。她从不露露,但她无处不在。晴雯病得很重时,她全心全意为她服务,并给她带了汤和药。晴雯和同事吵了一架,被坠儿娘逼得逃走。她也是拯救她的人。她不卑不亢地说出了一些事实,使坠儿娘哑口无言。与此同时,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靶心,表现出卓越的精神口才。后来芳官的养母在院子里制造噪音。袭人很着急。她给麝月打电话说:“我不会和任何人争论。晴雯很着急。去那边吓吓他。”这是对佘岳外交口才的一种侧面肯定。


佘岳也不负众望。她走到他面前,礼貌地训斥他,“当你看到花园时,谁在主人的房间里教她的女儿?”是你自己的女儿,两人分房,都有主人,自己的主人打打骂,更何况大姑娘姐姐打打骂,谁老徐老子娘的又插手中间?你想让他们从我们这里学到什么?你年纪越大,越不守规矩!“首先,他从自己的地位上贬低了大量的真理,贬低了对手,然后肯定了纪律。然后他抬出他的顶头上司说:“我没有回来,因为老太太病了好几天都没有空。经过两天的闲暇,让我们回到痛苦,让我们放下一两个钉子。宝玉正在好转。甚至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你叫金卢:狼旅。“当你被指控犯下如此大的罪行时,你怎么敢闭嘴?


凡事都不能克服,但佘岳必须尽最大努力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这是麝月的最高美德。她并不无能,但她永远不会公开她的敌人,直到她不得不,她永远不会放肆,耐心,没有嫉妒——或者,因为这种保留,她已经成为弘毅医院的女仆谁与宝玉有最长的关系。袭人走了,晴雯死了,麝月成了宝玉最后的心腹。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zhichanggushi/3122.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