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职场故事 > 我们的青春谁做主?

故事分类

我们的青春谁做主?

最近,我在一家报社实习,并受命在该报的英文周刊《翻译秀》上主持一个专栏。该周刊的编辑委员会将在第一期报纸上发表一小段中文,热情的读者将把它翻译成英文并发送给该周刊。我的任务是选择两三个读者的翻译,指出他们的错误,然后给我自己修改。


报社的另一名实习生是美国人,他来中国学习中文。每次我写完这篇专栏,她都会帮我看一看。毕竟,英语是其他人的母语,所以我应该比自己更准确地选择错误的观点。有一次,她看了我翻译的一段,告诉我其中一段被不恰当地修改了。这段文字的中文意思是,一位祖父想带他的孙子出去放鞭炮,他说:“外面太热了,太吵了。我再也不能坐在房间里了。”前半句没什么可说的,但关键是后半句。我想把父亲和儿子被外面的鞭炮吸引出去的意思翻译成:“我们是鹰来加入。”向第三方表达爷爷渴望外出的心情。我对我的翻译很自豪,但是美国人认为这里有一个问题。她的理由是:爷爷说他可以放鞭炮,但他不能代表他的孙子说这些。因为我在这个句子中使用的单词是“ea?这是一个非常主观的词,爷爷的“渴望”并不意味着孙子一定是“渴望”,所以代表关系是非常武断的。我理解她的话的中心意思,那就是“你不能随便代表别人”。尽管她后来温和地说,“但这不是一个错误,充其量只是一个用词不当的说法。“但这对我来说是个打击。


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我的英语也不错,这就是我写作文时使用它的方式。后来,我去了国外,根本没有改变我的写作习惯。也许澳大利亚人很懒。他们从未指出我的这个问题,但美国人指出了。我曾经认为自己比同龄人更理性、更客观,但文化的力量如此普遍,以至于每个人都不知不觉地受到了影响。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觉得上级可以自由表达对下级的愿望,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例如,官员可以在任何场合代表人民。当然,这一点没有错,毕竟,他们表达的基本上是大多数人的愿望。然而,经常有这样的情况,例如,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官员代表包括我在内的人们对一位客人表示“热烈欢迎”时,我不禁会想:这个受欢迎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他的个性和性格。也许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但是你们都欢迎我。即使我有意见,我也只能藏在心里。这种代表关系并不局限于官方场合,而是在社会生活中随处可见:领导代表员工,校长代表学生,家长代表孩子……人们已经习惯了,没有人想问,“你有权利代表我吗?”诚然,在许多场合,询问人们是否愿意被代表是没有必要和不可能的,但主要的问题是人们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习惯已经默许了这种行为,并无意识地与它达成了妥协。当这种妥协成为群体认可的一种现象时,个人的声音将不可避免地被埋没,个人应该得到的尊重将在妥协中被忽略。


从表面上看,这位美国实习生只是纠正了我翻译中的一个错误,但事实上,她是在这样一个微妙的地方告诉我的:在许多情况下,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在经济方面,甚至更重要,而且在文化概念和思维方式方面——非常小,但也足够令人震惊。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zhichanggushi/2659.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