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那个叫小梅的女孩子

故事分类

那个叫小梅的女孩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见到小梅时的样子。


黑色长发梳成一缕马尾辫,两道浓眉几乎连在一起。带着眼线的眼睛惊恐地看着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非常红的口红不均匀地涂在她紧闭的嘴唇上,试图挤出一丝微笑。


一件无袖的大花背心,塞进了完全不配的彩色西裤裙。她的脚穿着短的肉色长统袜,长统袜的弹性边缘使她的脚踝有些肿胀。一双黄白色的凉鞋,扣子有些生锈,穿过长统袜的脚趾看上去很大。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因为她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那时,我正在北京拍摄。我独自一人,尤其是在陌生的大陆。我在生活中需要帮助,所以我通过制作团队找到了她(后来我得知她最初是来制作团队注册成为一名临时演员的)。


我在旅馆房间里等了半个小时才听到门铃。我一开门,就问她为什么迟到。她回答道:“因为酒店大堂的门是圆的,我尽力转过身去,所以我不敢进去。后来,在我进来之前,大堂服务员为我打开了一扇侧门。”我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不能使用旋转门!她补充道,“我去等电梯,想了很久,但我不确定是否按下它。我是想让电梯下来接我,还是想让电梯来接我?”我睁大眼睛看着她。那时,我不知道我的勇气从何而来,决定离开她作为我的私人助理。感谢上帝让我做出这样的决定。


小梅全新的生活开始了。


小梅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小中有两张单人床空。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地面温度接近50℃。第一天晚上,她很快就睡着了。我整夜看着她失眠。独自生活了十多年后,我突然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睡着了。我不习惯,也不自在。经过十几个小时这样的昏昏沉沉,她终于醒了。我惊讶地问她,“你通常睡这么久吗?”她揉揉眼睛,看了看手表,吃惊地说:“从来没有。我没想到一睡着就睡了11个小时。也许我一生中从未演奏过空曲子。它太安静和舒适了……”


接下来的几天,尽管她比我起得早,我还是陷入了另一个困境。她一来,整个房间就被打开和关闭,伴随着锅碗瓢盆的声音和水流的声音。我告诉她,既然我们在同一个房间,如果她先起床,请她减轻一切,否则我很难睡好。第二天,它立即起作用了。我睡得很好,但是当我醒来时,我没有看见她。当我转身走进厕所时,我感到很惊讶。我看见她蹲在马桶盖上吃煮鸡蛋。她笑着说,“我一回来就藏在厕所里做早餐。恐怕我会打扰你。你今天应该睡得好吗?”我几乎不能笑或哭!


她来自山西农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跟随我,一名来自台湾的女演员。这是对我们与两个生活背景完全不同的人相处的考验。她经常说她的家乡很小,可以用自行车完成。村里数百人没有公共汽车,更不用说其他交通工具了。甚至电话也被几个人共用。幸运的是,她的父亲在村里的电力公司工作,所以房子随时都有电,而且是免费的。听她说,这似乎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我问她为什么要来北京。她说她哥哥先来的。她的母亲不放心,要求她做她的同伴。她的哥哥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吉他手,所以他需要学习吉他,所以小梅开始找工作,希望能为他的哥哥挣些钱。


当然,我们的生活方式有很大的差距。但她是我雇的,所以她必须适应我的风格。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一点一点地在半夜醒来好几次,并且讨厌杀死她!然后第二天我会对她说,“小梅,你又逃过一劫了。你昨天睡觉的时候我差点杀了你。”她总是微笑着说,“真的吗?好险,好险!”


她的工作逻辑非常奇怪。十多年过去了,当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仍然觉得好笑。在事件发生时,这足以让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变得歇斯底里!


像台湾一样,北京在炎热的下午经常有短暂的雷暴。小梅有时下午出去给我买东西或做家务,所以她回来时经常是湿的。一天,我对她说:“小梅,今天下午你要做的就是买把伞。”听完我的话,她离开了。没过多久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化妆师说:“唉,小梅今天又湿透了。”我向自己保证,“不!”雨停了,她回来了。她真的又干又干净。我骄傲地问她,“肖梅,你今天没淋湿吗?”她也兴奋地回答我:“是的!刘小姐,我刚买了伞,天就下起了大雨,所以我赶紧回到伞店躲雨,直到雨停才回来。”她说这话时,手里拿着一把新伞,看上去很聪明...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3451.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