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城市温度

故事分类

城市温度

一个真正的朋友带给你的快乐并不像爱情那么热烈,但却比爱情更持久、更安静。城市的温度是朋友的热度。没有朋友,城市将会空。这座城市非常大。从城市的北部到南部,乘公共汽车要走两个小时。我和董在城南的一所高中呆了四年。然后,我所有的同学像鸟儿一样分散在世界各地。在这个大城市里,只有我们是少数坚持己见的人。毕业,在樱桃树下拍的照片。这19张年轻的脸像他们身后的花朵一样灿烂。在青春定格的一瞬间,董把手放在头上,做了个“V”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许多年后,我仍然能听到褪色照片中绽放的笑声。七月之后,从南到北的火车,作为外语系的辅导员,向东移动到樱桃树后面的老房子。我去了一家广告公司,穿过了城市最北端的两条河。似乎有成千上万的理由在城市的东南部和西北部奔波,但却缺乏从城市的南部向北部聚集的理由。我和董偶尔通个电话,互相鼓励,适应和屈从于身边的某些事情,仿佛过去的岁月已经一步一步勇敢起来。在新年,毕业的第一年,天气像春天一样晴朗。同事们都回家度假了,我独自一人在宿舍看琼瑶歌剧。我不知道我是对情节还是对场景有感觉,眼泪不停地流下来。电话铃响的时候,我用一种哭泣的声音说话,电话是董娜熟悉的声音。“回到党校来。梅花盛开,非常芳香。还有你最喜欢的通宵舞会。”董平静地说,什么也没问,好像他知道我的一切。董灿不会跳舞,他整晚都和我在员工俱乐部。像华一样,我在不同的伙伴身边飞来飞去,静静地坐在东方,看着我脱下厚厚的冬衣。一大早,我们回到了东舱。我的披肩挂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地为我拉起来。再次睁开眼睛,午后的阳光已经斜斜地透过樱桃树的枯枝射向窗外。董睡在另一张高低不同的床上,平躺着,双手放在胸前。我咯咯笑着叫醒了他。“嘿,你怎么睡得像一个死去的伟人?”我年轻的时候,说话没有任何顾忌。东贡走过来,红着脸打了我的头。这座城市如此之大,以至于第一次见面后的分离似乎跨越了千山。新年过后,我开始无休止地坠入爱河,和东童的电话很少。每当我失恋的时候,我总会坐在开往城南的公交车上,泪流满面,穿过长江和汉江,想象着我是如何带着巨大的悲痛投入东方的怀抱,告诉他那个男人的“坏”。这样的场景从未发生过。经过两个小时的悲伤,我站在东方,平静如水,红肿的眼睛和微笑。对两个彼此太熟悉并且已经建立了家庭关系的人来说,回去体验爱情是不可能的。这是我和董。在动荡时期回到他身边似乎是一种平静。一个真正的朋友带给你的快乐并不像爱情那么热烈,但却比爱情更持久、更安静。这是我多年后学到的。我发现所有我经历过的爱都随着岁月而模糊,但对东方的感情和友谊却深深地铭刻在我的骨骼和肌肉里,当我触摸它们时,我会感到痛苦。2003年,董被母校录取,成为法学毕业生。在只有两个人的宴会上,我们都喝得有点多。在母校的山上,我们不停地走着,谈论着过去和未来。不知不觉中,晨光穿过树林,我们在山坡上呼喊。青春激越的尖锐声音打动了我们的心。事实上,我的事业和爱情一直很糟糕。我没挣多少钱。我对我的老板感到不舒服。我一次又一次失恋,但我总觉得自己有希望。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仍然保持着学生的昂扬态度,这与华东地区有关。“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董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对我说,对自己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董谈恋爱。我鼓励他在成家之前开始自己的事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结婚永远不会太晚——这已经成为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错误。我28岁就结婚了。他从东方来参加婚礼,手里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当他把花递给我时,我很惊讶。“我不知道送什么。看到每个新娘手里都拿着一束玫瑰花,我想你一定需要它。”“你这个书呆子。”我忍不住笑了,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捧着花。怀孕了,我告诉董。他说,“好吧,我会成为他的米歇尔·普拉蒂尼。”然后我从城南带了十几本幼儿园课本,让我把他培养成一个神童。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352.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