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清华园里的两位大师

故事分类

清华园里的两位大师

他们俩都有同样的天赋和英俊。1919年,清华校园有一对亲密的兄弟般的朋友。他们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高大英俊。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都是公众关注的对象。大两岁的陈岱孙来自福建,而周培源来自江苏。这两个人有非常亲密的朋友,他们交了新朋友,并互相分享。一天,当周培源去他同学家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温柔迷人的女人。他以为他是那个同学的新妻子,但后来得知她只认识她同学的妻子。而且没有订婚,我心里感到一阵窃喜。照片的主人是王迪成。虽然他不是来自贵族家庭,但他看起来英俊优雅,慷慨大方。更重要的是,他聪明又有灵性。意识到周培源对女性的“深爱”,体贴的同学和情侣们决定找机会介绍她们。后来,他和王喜成一见钟情。后来,为了让朋友们分享他们的快乐,周培源很快把王迪成介绍给了陈岱孙。没想到,陈岱孙也喜欢王帝城。就这样,王喜成陷入了“三个人”的尴尬境地。每次,朋友们在公共场合离开,只有他们三个人面对面,谁也难以开口。陈和周二对王的困境感到难过。当时,正值国家贫弱之际,他们一致认为,两人出国留学并获得博士学位后,王作出了最后的选择。君子之争,君子之争也陈岱孙以优异的成绩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在晚年,陈岱孙回忆说,哈佛的四年是他学习最紧张的几年。当时,经济系有一个研究生自习室。每天,除了上课和课外活动,研究生们还会在那里讨论某个问题。当讨论中出现分歧,很难调和双方的观点时,他们会大声争辩。起初,陈岱孙无法适应这种学习环境,因为他无法应对这种激烈的意识形态冲突。结果,他开始愤怒地努力学习。在过去的四年里,除了参加在美国学习两年的中国学生夏季会议的20天之外,他没有休周日、寒假或暑假。陈岱孙的努力感动了他的导师。他被授予权利使用哈佛图书馆的一个小隔间,里面有一张小桌子。在这个小隔间里,他在哈佛度过了最后两年。除了阅读经济学书籍,陈岱孙每天下午四、五点还会去图书馆另一层的阅览室浏览文学、历史和哲学书籍。晚饭前一两个小时的阅读常常可以帮助他消除一天的疲劳,也可以让他暂时忘记对“水景”美的向往。像陈岱孙一样,周培源也在美国努力学习。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加州理工学院继续深造,并获得了理学博士学位和最高荣誉奖。完成学业后,陈岱孙和周培源分别被清华大学经济系和物理系聘为教授。在这个时候,婚姻是不可避免的。最终,王迪成选择了周培源。清华校园里最耀眼的人才和美女,周培源和王喜成结婚后,成了清华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回到教室,周培源是一位著名的严格老师。当时,他教理论力学,一门学生称为“听和理解,但不做问题”的课程对于学生们对这门课程中的困难的恐惧,周培源有他自己的说法:“如果你做了太多的问题,它自然会发生。另外,这就像打猎一样。你必须自己做。”在这样严格的要求下,学生们培养了独立学习的精神,克服了不思考就问问题,一旦做不到就检查问题的问题。周培源兴趣广泛,喜欢骑马打猎。有一次,他催促邻居梁思成的儿子梁从杰一早去圆明园遗址打野鸭。他们在池塘边的草地上躺了几个小时。梁从杰连一根鸭毛都没看见。周培源竟然在黑暗中射杀了一只野鸭。当然,生活并不总是充满诗意的。生了两个女儿后,王迪成患了严重的肺病。当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她不得不住在象山疗养。家里的一切都留给了她的丈夫。出乎意料的是,学者周培源毫不犹豫地承担了这项重要任务。每个周末,他都会骑着自行车在崎岖不平的土路上来回50多英里去看望他生病的妻子。1993年11月,91岁的周培源像往常一样去了他妻子的病房,完成了几十年没有改变的事情。“爱情故事”之后,我只想躺下休息一会儿,但我没有想到,但我没有再起床...面对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我妻子一时无法接受,然后她很快平静下来。那天晚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老人让他的女儿为她做点什么:“给我写封信,贴在他的心上。”那天晚上,我女儿写了一遍又一遍,但总是很难让她满意。事实上,这封信只有19个字:“佩元,你是我最亲爱的人,你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332.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