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幽默故事 > 师傅的“特效药”

故事分类

师傅的“特效药”

赵华在一家电焊工厂工作。工头的师傅是徐茜,40多岁。工厂里的老人叫他“老徐”。在此期间,老徐非常开心。他多年不快乐的妻子终于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赵很快获得了电焊的证书,所以他的手艺有点粗糙。这不,今天早上才开始一会儿,赵华不小心被弧光刺了眼,眼泪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老徐用手示意说,“别慌。我家有一种特殊的药。我会带来的。”


很快,老徐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眼科药瓶。里面的药是绿色的。老徐在赵华的眼睛上滴了几滴。老徐说:“这是一种特殊的药物,是由工作了20多年的焊工发明的。他们将在不到连续三天的时间内安全无恙。现在怎么样了,孩子?”赵华感觉了一会儿,更不用说疼痛确实减轻了,赵华非常感激老徐。他向老徐要了药水。老徐急忙把药水放进口袋,笑着说,“我来拿药水。回去休息吧。下班后我会给你药水。”赵华说:“徐师傅,请把它给我。我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这件小事我不会打扰你的。”老徐兴高采烈地说:“这种药水是学来的。如果运用得当,它将事半功倍。如果使用不当,会有副作用。不管怎样,这种药水只适合我。”赵华听了老徐的话。他震惊了。他什么也没说,只好回到自己的住处。


经过老徐三天的治疗,赵华疼痛的眼睛都消失了。赵华想到了这种特效药的配方,于是他无忧无虑地问起了老徐的特效药。老徐总是如释重负地微笑着,并对此视而不见。赵华想知道老徐的秘密眼药水配方不会传播到国外!赵华有点生气,私下里称他为保守派。


一年后,赵华与老徐一起精心研究了电焊,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的关系是工厂里最亲密的。俗话说,失蹄的马失蹄。老徐的电焊技术可以说是完美的,但是他被弧光刺痛了。他没有刺伤自己,而是刺伤了一个同事。这个年轻人刚到,几乎吓哭了。老徐平静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他喊了一声“孟奎”。我的同事孟奎跑了过来。老徐把孟奎拉拉到一个角落,神秘地说了些什么。孟奎拉被一怔,终于笑着跑了出去。过了很久,孟奎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眼科药瓶。赵华发现这和老徐一年前自救时拿的瓶子一模一样。老徐自己点了药水,然后出去了。赵华走近孟奎,问道:“你是从徐师傅家拿到药水的吗?它是什么特定的药物?”孟奎对他做了个鬼脸,说:“天意难料!”


对于这件事,赵华心里有情绪。也多亏了两人之间的良好关系,这个小秘密也瞒着自己交给了孟奎。赵觉得更生气了,干脆找个机会跟划清界限,师徒关系至此。


这一天,工人们下班后,老徐走近赵华说:“小昭,晚上来我家吃饭。我又对酒精上瘾了。请陪我喝一杯!”赵华想拒绝,但转念一想,继续吧,就利用酒来批评老徐吧。


晚上,当桌子坐满时,赵华和老徐坐下来,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喝了三杯酒后,两人都面红耳赤。赵华抿了一口酒,借着酒的力量说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相处得不是很好。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但你仍然有秘密瞒着我!”老徐怔了一下,笑了。“我该怎么办?我怎么敢让你知道这个小秘密?恐怕你知道了会很尴尬。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会告诉你。”老徐呷了一口酒,说道:“那时候,治疗眼疾的药是一种叫做佛甲草的药。我们这个行业的人经常会眼花缭乱。因此,家庭使用这种物质是必要的,但是仅仅使用佛甲草的绿色汁液是不够的。它还需要一个药物指南,即女性的鲜奶。那时,你的岳母正在给她的孩子喂奶。现在你明白了!”所以,赵华偷眼看了一眼厨房里忙碌的女主人,脸红到脖根。他举起酒杯敬了许一杯,很高兴。


最终,赵华有点难以接受老徐承认赵华伟养子的尴尬。老徐说,“你喝了我妻子的牛奶,难道你不想喝吗?”赵华感到困惑,老徐接着说:“人的七种感官都是一样的。我妻子的奶会从你的眼睛流到你的胃里。如果你吃了别人的牛奶,你必须承认别人是养母。哈哈!”赵华无话可说。此刻,赵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久前,孟奎的妻子生了一个胖男孩。赵华嘀咕道,“主人,你的眼睛里全是孟奎妻子的乳汁。?”老徐出乎意料地傻了眼问道...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mogushi/3113.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