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下巴微昂,暗战17岁

故事分类

下巴微昂,暗战17岁

尊严的秘密战斗


在2003年的暑假,有一场疯狂的风暴。河水涌入街道和地势相对较低的房屋。恐慌和焦虑在这个小镇上蔓延。晚上,我走出阳台,惊讶地发现不远处的一排低矮平房被洪水冲开了一半,一些废弃的碎片四处漂浮,绕道而行,迅速流向一个水流湍急的地方。


我兴奋地拿出相机,按下快门。两天后,一个女孩被发现站在照片一角平房对面的教堂台阶上。她穿着一条白色棉裙。她的手撩起裙子的一角,几缕马尾辫散落在她的额头上。她怔怔地看着那排平房,好像如果她再多看一眼,就能把水吸干似的。


事实上,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我认为她的眼睛一定含有这个意思。因为第二天她和她妈妈在我们家一楼租了一个房间。碰巧那天晚上我妈妈包了饺子,让我给一楼的新房客打电话,让他来二楼的客厅吃饺子。


杜的母亲非常谦虚,恭敬地来了。杜小秋拉长着脸跟在她后面,淡淡地打着招呼。她转向我时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她又瘦又高,眼睛里带着狐狸的魅力。但我称之为陈词滥调,鸡眼的一角也在上面。我只是不想把杜晓秋想得太好,因为她总是昂着头,尖尖的下巴充满了傲慢。


我不禁竖起一根刺。


三位大人在饺子晚餐上愉快地聊天。她和我都有自己的担忧,并秘密进行了一场尊严竞赛。


虚荣膨胀前空


我和杜小秋上的是同一所高中。我们的教室隔着走廊互相看着。她保留着老式的泽尔学生的头,经常穿着深蓝色的学校服装,看起来像修女的衣服,她的成绩在中低级别缓慢下降。如果你把她扔进一大群学生中,她会像一滴水淹没在河里,找不到。


她微微抬起头走路,好像一颗非常甜的糖果挂在上面等着她咬。哦,她可能不喜欢糖果。像她这样傲慢的人会喜欢什么?我们见过几次面,她看起来很傲慢。然而,有一次我终于在她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恐慌。17岁时,我们很早就知道虚荣和自卑是什么。


杜的母亲靠打零工赚钱,而杜小秋甚至买不起一件有季节性折扣的“纯”t恤。有一次我下楼,遇见他们正在吃饭。杜的妈妈不停地把食物推进她的碗里。这是市场上出售的熟猪耳朵。这在他们家似乎是一道相当奢侈的菜。


杜的母亲热情地招呼我,小米。让我们一起吃晚餐。阿姨今天买了太多的菜。杜小秋的脸疯狂地掠过。不等我回答,她已经放下筷子,起身回房间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谢绝了,离开了门。


他们搬进我们家一个月了,我没有和她说话,甚至连一句礼貌的问候都没有。杜的母亲多次尴尬地告诉我的父母,孩子就是这样,不喜欢说话。每次我都感到莫名其妙的兴奋,仿佛我能看到一把锋利的刀子刺进她的自尊,鲜血淋漓地刺伤她的骄傲。我以前的虚荣心膨胀了空。


第一次感到不安,


还有一种淡淡的羞愧


期中考试的成绩是根据成绩排名的,一个长长的白名单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我的成绩和以往一样自豪地进入了前十名。站在名单前面,我眼角瞥见了一片深蓝色。她转过身去,故作镇定地看着我,然后匆忙转过身来。


她的脚步蹒跚,但她的头比平时高。她看起来很可笑,就像一只公鸡在叫。我在找它。她的名字隐藏在密密麻麻的排名中。整个年级有256名学生。她205岁。


下午,当我拿着参考书来到办公室向老师请教时,她正站在一张书桌前,枯花低垂,双手紧握在胸前,身体僵硬得像一尊雕塑。


班主任给她讲的无非是成绩退步,拖了全班的后腿,上课不专心,但我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忍不住笑了。老师停下来解释,莫名其妙地问道:怎么了?小米?有什么问题吗?我开心地笑着,透过摇头的空装置看着她。我打了她,给了我一个复杂的眼神。然后我落在了后面。


她一定很害怕我会告密给杜的母亲。当她再次见到你时,她不会再讨厌对我傲慢无礼了。


果然,几天后当我经过一楼时,杜妈妈突然从房间里出来,谦恭地递给我一个大红富士苹果,说,小米,你的成绩真好,如果你有时间,你能给我们辅导一下小秋吗?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319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