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兄弟,你哥那时没钱

故事分类

兄弟,你哥那时没钱

在我到达北京的前一天,我的东北哥哥在等我。他是一个诗人,而我碰巧也是一个诗人,而且写得比他早几年,所以我完全把他认作我的弟弟。早些时候,这只是通信。后来,他听说我要去北京发展。他比我更焦虑。没有我的同意,他从东北的心结冲了过来,说他想和我一起征服世界。


春节过后不久,天气仍然很冷。我花了300元在一个叫王龙大厅的地方租了一间平房。晚上,我兴奋地带着我的东北兄弟去喝酒。我第一次喝北京二锅头的时候,我没有经验,个子也高了。我的东北兄弟,他的名字叫阎正,把我拖回了我的房子。房间里唯一的东西是我中午买的被子,床上铺着许多报纸。我在半夜突然醒来,看见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盯着我。打开灯,阎正正抱着双腿蹲在床上发抖——被子全裹在我身上。



当我早上去上班的时候,阎正在家翻报纸,看招聘广告,然后乘公共汽车出去找工作。经过一周的寻找,他没有找到工作。那天,阎正胆怯地对我说:“哥哥,我不想再找了。”我问他为什么,他一句话也没说,在他犹豫地告诉我他连坐公共汽车的钱都没有之前,我强迫他快点。我叫他“混蛋”,从我的钱包里拿出一张50元的钞票塞到他手里。我对他说,“继续找,当你找到它,当你找到它。”那时,我只剩下不到三张这样的票了。


我和阎正买了一盒方便面。我们下午下班了。我回来的时候,他刚刚回来。一个人吃了一包方便面。当他窒息时,他咬紧牙关,买了一副劣质热水瓶和热水器。房东很聪明。我们用热水器烧了几次水,然后我们房子的插销被切断了。晚上,我又饿又渴。我出去打了一罐自来水,慢慢地一个接一个地吞下去。


我仍在假装自己是“大亨”。当我早上出去吃早餐时,我只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一根油条。阎正的五顿大餐和三顿大餐是我的五倍,这让我“苦恼”。后来,他感觉到了,什么也没说。他扔掉了碗豆浆和一根油条,擦了擦嘴就走了。他不停地说,“满嘴,满嘴,北京的油条真恶心。”我想从那以后他误解了我。


阎正最初计划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薪水低不重要。他能与文化相处。但是他甚至不能实现这个愿望。后来,一家公司答应让他当保安。他去了,但是他没有呆两天就跑了回来。他说他感觉像一只狗站在那里。他从一开始就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但我也处于危险之中。我说阎正,回家,回家。他用那种苦涩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充满了内疚。


阎正回家的旅程花费了一百多美元,但我的钱包里只有一百美元。我尽一切可能找个借口去见一个只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并把阎正带走了。我们被邀请去吃饭。一天结束时,我把朋友叫到卫生间,要50元钱为阎正筹集足够的钱。诚实地把他送上火车是可以的,但是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他,问他,“你想给你更多的钱在路上用吗?”他一直沮丧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我想给我爸爸买一只北京烤鸭。”我花了半天时间,但是我没有为烤鸭付够钱。阎正失望地说,“别付钱,别付钱,我要走了。”我的脸从来没有这么红过。


阎正离开后就没有联系过我。后来,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我买了两只烤鸭,在发工资的那天寄给了他。我不知道他是否收到了。


我的兄弟越来越多,但是一想到阎正和那个寒冷的冬夜,他蹲在床上整夜发抖,我就觉得很苦恼。那年他只有19岁,没有上过高中。他说他会打电话给我。我很期待。我想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你哥哥当时没有钱。”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81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