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送你一捧干净的雪

故事分类

送你一捧干净的雪

5000米高原上没有云雀。


小月觉得他胸部的起伏缓和了很多,没有女人会来世界最高的岗位唱歌。


新兵们起立鼓掌。新兵们也观看了明星音乐会,但他认为不会有比今天更令人难忘的表演了。


小月看着新兵,有些意外,哪个像军人?



小月第二次见到新兵,也是意外。当时,萧月在演出结束后回到住处,正在卸妆。门突然被打开了,小月在镜子里看到了兴奋的新兵。


新兵抬头看见小月的眼睛吐吐舌头,退了出去,等了一会儿,新兵又拎着水壶进来了,把小月吓了一跳。小月站起来,整了整衣领,说道:“注意!”


新兵们赶紧放下水壶,迅速敬礼。水壶里的水冒了出来,冒着热气。新兵们结结巴巴地说:“头儿,报告头儿,我去送热水。房间是干的。”


经过多次基层堕胎,这次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领导者,哪像个军人?


新兵说:“报告长官,水是热的,你可以用它。”


新兵出了门,水壶放在地上,小月本想阻止他,蜷缩的热气突然让她想起了今天演奏的小提琴的音色,冻僵的手指无法控制钢琴的强度,寒风呛人不难听出金色的声音,却能冻僵纤细的手指。


手指浸在温水中,心情很柔软。小月会想到新兵,没想到胆大的人也小心。


温水很快就变凉了。小月把水带出门,落到地上,然后去了食品室。


新兵们又出现了,茫然地盯着过滤罐的喷口。


小月走近水箱,水箱里的水刚好盖住了底部,她迷惑地看着新兵。


新兵们立即举起手敬礼:“报告长官,我在守卫水源。”


小月说:“好吧,还有热水吗?”


新兵们很快拿起小月手里的水壶说:“我马上把水烧开,很快。”


小月看着新兵拿起水箱,把水倒进锅里,把锅放在炉子上,点着的火有一股油味袅袅升起,不禁皱起了眉头。


新兵看着小月,他有点惊讶,说:“水里没有昆虫,请放心。”


“虫子?什么虫子?”堕胎更让人困惑。


新兵们戴上了帽子:“虫子会在长期存在的水中生长。它们又红又瘦。老兵们称它们为红绫虫。”


原来前哨站里没有自来水,所有融化的雪都变成了水。融化的雪被沙罐过滤,放上3到5天后仍然会长虫子。岗位上的水永远不敢积聚太多。


小月看着新兵们充满稚气的眼神,心里觉得自己这种同情是真的没错。


水很快就沸腾了,在5000米的高原上,水的沸点最多是70度。新兵对小月说:“报告首长,水只能这样烧。如果你想喝它,你必须放一些药。”


小月笑了,一会儿,出去了。


晚饭后,她用热水洗了脸和脚,然后去睡觉了。恍惚中,她觉得自己像一只云雀…


小月突然醒来,外面呼呼的风声变成了嘈杂的声音。小月匆匆穿好衣服,跑出门去。随着声音,她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拥挤的人群前面的新兵躺在床上,他们的身体沾满了雪花,鲜血从他们的嘴里滴落在他们胸前的草绿色制服上。


这是怎么回事?


新兵们气喘吁吁,神志相当清醒。原来他爬到检查站的顶部去挖雪,结果摔倒了。他的同志们不明白他为什么去那里挖雪。通常他会当场把雪带出营房。


连长抬起头,眼睛越过他的士兵,尴尬的看着小月。小月挤到新兵面前,新兵勉强笑了笑,刚想开口咳嗽起来。


连长说:“这与你无关。”


堕胎的眼里噙着泪水。


新兵花了很大力气才赢得一句话:“这不关你的事。我爬了上去,本不应该脱下手套,但手套很脏,掉了下来。我的手指僵硬了。我本来可以先修好电视机的。”


堕胎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涌上她的眼睛。


新兵们惊慌失措:“别哭,在高原上,哭会伤肺,而且很危险。我想送你一堆干净的雪……”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487.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