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少年的寂寞与猝不及防

故事分类

少年的寂寞与猝不及防

我17岁的时候,陈也17岁。她的妈妈,张阿姨,和我的妈妈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他们给我们相同的名字,一个是陈,另一个是苏茜。陈比我大一天,自称是我的工作姐妹,但我从未承认。17岁时,作为一名尖子生,我在重点高中的重点班里担任班长和党委书记,非常自命不凡。虽然每次张阿姨在陈面前夸奖我的时候,我都谦恭地说,“陈也不错”然而,在潜意识里,我有点瞧不起她——一个只能被中专学生阅读的女孩,只谈论衣服和化妆品,整天谈论“男人”这个词。但她对我很深情。她可以把我的家当成自己的家。她能活三到五天。除了晚上和我同床共枕,谈论我根本不感兴趣的话题之外,她甚至会不经意地打开衣柜,给我拿衣服穿。她看不出我的脸很难看。我妈妈看到了,生气地告诉我,“苏西,你为什么这么小气?”我对此毫无争议。我又气又委屈,自然更拒绝了陈。我们从来没有像我妈妈希望的那样相处得好。第二,在那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陈的父亲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他被判入狱10年。他花了20多万元养了一个情人也被发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漂亮的张大婶一下子老了许多,而陈却像一个无辜的人,还夹杂着一群不受欢迎的少年,常常彻夜不归。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忙,所以我对这件事的反应充其量是雪上加霜,因为我母亲叹了口气,说张阿姨很穷,还骂陈Xi无情。但是没人想到。五月的一天,陈听到几个同学在谈论她。突然,毫无征兆地,她坐在地上,在繁忙的操场上又哭又笑了一个小时。后来,她开始无缘无故地打骂她的同学,或者在课堂上歇斯底里地哭。张大婶吓坏了,带她去检查。医生说,她父亲的婚外情对她打击太大,这可能是一种什么样的青春期抑郁症。最后学校不得不让她放学回家。张阿姨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后在家照顾她。我母亲定期去看望陈的母亲和女儿,但是我用太多的家庭作业作为借口,一次也没有去看望他们。生病的陈变得更不讲理了。她经常在深夜给我打电话,反复问我一些问题,比如她是否漂亮...我只是想有一个安静的耳朵,没有意识到这个像我一样敏感的女孩在许多昏暗的早晨和晚上是多么孤独,以及一点耐心和善良对她是多么重要。我仍然不确定陈的病情有多严重,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被送到医院的精神科的。我和妈妈去看她了。我踮起脚尖,透过厚厚的铁门上开着的小窗户向里看。她被绑在一张小铁框床上,头发卷曲,脸色苍白,瘦弱的身体痛苦地扭动着。她不停地哭喊:“妈妈,我没生病。让我出去。我要去找爸爸。妈妈,我没病……”几个穿着浅蓝色条纹病号服的十几岁男孩跑出了隔壁病房,把我们推开,争先恐后地把身体贴在铁门上,威胁着要爬上去。他们一个接一个含糊地说,“看看这个美丽的女人,我想看看这个美丽的女人。”张阿姨瘫倒在走廊的椅子上,抽泣着。她的母亲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在苍白的灯光下,我突然感到头晕。精神病科绿色墙壁上的走廊慢慢变成了一个黑暗的18层地狱,充满了无数鬼魂的抱怨和哭喊。我开始为自己的健康和自由感到高兴。我迫不及待地给我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回家后的所见所闻。许多年后,我看了岩井俊二的电影《梦之旅》——三个在精神病院的青少年。周默默地走过爬满常春藤的墙。白云很远,教堂里响起了孩子们清脆的歌声。我突然想哭。年轻时的美丽、孤独和尊严曾经如此坦率和公平地为每个人所拥有。没有人比任何人更高尚。四年半后,陈病情好转,被带回家,但药物的副作用使她越来越胖。没有上学,她整天睡在家里,或者和以前的朋友一起闲逛。我对她比以前更冷漠,厌恶她不合时宜的紫色眼影和红色的嘴巴。此外,尽管她已经基本康复,她仍然说了很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好男人,像我父亲一样……”我害怕得要死,但她仍然非常喜欢我,甚至有点敬畏。有一次,她在我家,我在我的房间里做一个问题。她站在我身后很久,然后怯生生地问:“你在干什么?”我不理她,她问,“这是一个三角函数。这非常困难。你怎么知道!”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走出来,带上了门。我听到她在外面对她妈妈说:“我妹妹真聪明。”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398.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