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老兄,别再让我吃蛋糕了

故事分类

老兄,别再让我吃蛋糕了

在哥伦比亚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我刚走进宿舍,看见一个棕色头发蓝眼睛的男孩对我微笑:“嗨,我叫拉斯,把你的东西放在这里。”这是我的室友拉斯。我们都是外国学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半。拉斯坦率、幽默,喜欢恶作剧。我经常嘲笑他:“笨得要命,编程的速度比拉车的老牛还慢。”他还经常反击我:“我永远找不到女朋友,看到一个女孩的脸比猴子的屁股还红。”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每年约为10,000美元,这对1979年的普通美国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有一年,我和拉尔斯没钱买回家过圣诞节的机票,所以我们留在学校找工作。一天,他从学校食堂搬回来25公斤奶油奶酪,打算自己做蛋糕。我们计划每天做20块蛋糕吃,为假期省钱。25公斤重的奶酪根本不能用普通的搅拌器搅拌,所以我们不得不把它倒进一个大桶里,每个人都拿着一根棍子使劲搅拌。干得好,我们开始每天吃同样的奶酪蛋糕。在一天结束时,我们不想读、提或提“蛋糕”这个词。直到七八天后,拉尔斯突然对我说,“恢复了,好消息!剩下的蛋糕都发霉了!”那一天,我们乘地铁去唐人街的一家中国餐馆,点了7种不同的米饭和面条,并且全都吃了。当我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空盘子。她上下打量着桌面和桌腿,但什么也没找到。“你真的把这些都吃了吗?”侍者问道。我们点点头。“上帝,你想叫救护车吗?”服务员喊道。“做蛋糕”这个词后来变成了一个只有我们才能理解的暗语,意思是把同样的事情做得太无聊,直到让我们恶心。有趣的是,拉斯做蛋糕的习惯保留了下来。每年圣诞节,他都会送我一个自己做的蛋糕,每次都加巧克力和朗姆酒。然而,他在圣诞节时从德国寄出。当我收到它的时候,已经快到春节了,我们家没有一个人敢吃蛋糕。2000年,我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回到微软西雅图总部工作。那一年,由于搬家的繁重工作,我忘了告诉拉斯。结果,拉斯把另一块蛋糕送到了我原来的地址。邮政系统没有找到这样的人,于是把蛋糕送回了拉斯的家。拉斯收到蛋糕时非常惊讶。他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你知道,我一直认为在蛋糕中加入朗姆酒和巧克力是一种古老的防腐方法。所以当我在今年五月收到去年圣诞节寄给你的蛋糕时,我想我终于有机会尝试一下这种防腐方法,看看它是否有效。现在,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我已经吃了蛋糕。此外,更大的好消息是我还活着。”我对着电脑大笑起来,并告诉拉斯,“我写了一个关于我们做蛋糕的博客,但它是用中文写的。你可以用谷歌翻译工具来翻译它。”拉斯立即回复我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喜欢你写的关于我们做蛋糕的冒险故事,但我宁愿看你的中文原版,也不愿看谷歌翻译的。”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177.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