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儿行千里

故事分类

儿行千里

当我第一次骑自行车穿越中国的时候,我的母亲也不时地给我要提前到达的地方写一封信,这样每当我到达一个陌生的城镇,我就会收到家人的问候,这温暖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旅程。在俄罗斯的一个村庄里,失去丈夫的女人和她的儿子单独生活在一起。凭着她勤劳的双手,她并不富有,但快乐而平静。有一次,农夫回家度假的女儿被一辆马车吓坏了。农夫妻子的儿子救了她的命,并在她的眼睛正对着她的时候爱上了一个美丽高贵的女孩。苦于没有回报的爱,他决定离开家,成为一名园丁,以便接近这个年轻的女孩。出发那天雨下得很大。孤独的母亲坐在滴水的屋檐下,看着儿子快乐地去遥远的庄园。她默默地看着儿子执着的背影,祈祷道:“儿子,你好像被一根神奇的绳子牵着向前走。我只希望你能回头看看你妈妈,哪怕是一眼……”年轻的农民快乐地走着。他愉快地吹着口哨,从不回头。为了赢得庄园主女儿的爱,年轻人把辛苦劳动视为快乐。秋收那天,他自愿爬上高高的干草堆,努力工作,因为他心爱的女孩正在楼上的阳台上看着他。骄傲的年轻女孩也可能受到这一分娩场景的影响。她开玩笑地向干草堆上的人伸出双臂。这个年轻人踮起脚尖抓住这个年轻女孩纤弱的手,不幸从高高的干草堆上摔了下来,死了。我母亲听到了这个消息。与他的儿子分离已久,我从未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当她的儿子被埋在村民的笑声中时,她紧紧地拥抱着她冰冷的儿子,没有抱怨。两行泪水从这位倔强的农妇脸上滑落,她一生中从未流泪。她说,“我的孩子!”从童年到成年有无数的电影。许多电影没有说情节,甚至他们的名字也没有被清楚地记住。然而,这部反映俄罗斯青少年生活的电影仍然记忆犹新。我正是电影中那种疯狂爱上通往远方之路的孩子。多少年来,我一直匆匆浏览中国地图,拿起我的行李,说:“我去了西藏!”“我去了黑龙江!”他没有回头,离开了房子,直奔目的地。直到有一天,我走出院子很远,突然不小心回头看。我发现我的老祖母和她的父母仍然站在阳台上看着我,他们的太阳穴结了霜。每次我出去很长时间,我的家人总是盯着我的背,因为我从来不回头,所以我从来不知道。我还不知道,甚至当我周末离开家去河对岸的报社工作时,他们也在阳台上看着我离开。我回头看的那天,我第一次向他们举起手。我将永远记得我家人的微笑。年复一年,站在阳台上的亲戚们一个个离开了我。现在只剩下我母亲站在那里,带着她永恒的温柔。当我第一次骑自行车穿越中国的时候,我的母亲还不时地给我要提前到达的地方写一封信,这样每当我到达一个陌生的城镇,我就会收到家人的问候,这温暖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旅程。每次我风尘仆仆地回来,我的背包里总是有一堆沉重的家庭信件。1998年,我得到了在南极长城站采访的机会。当我开始的时候,我的母亲,一个一生都习惯于画钢笔的画家,给我织了一双厚羊毛袜子。当时,探险队送来的靴子没有女式尺码。是我妈妈的厚羊毛袜子让我的一只脚在男靴里不摇摆。在我穿越南极大陆暴风雪的过程中,冰和雪无情地涌入我的靴子,形成冰的重量。多亏了我妈妈的羊毛袜子,我的脚能够承受南极冰的寒冷。四年前,我被报社派往海外,跟随郑和下西洋。连续三年,我沿着印度洋在亚洲和非洲国家旅行。每次我出发,妈妈都会帮我准备行李。她不仅担心我对她带的东西有多累,还担心她没有带哪些东西以及路上的不便。因此,包里的每样东西都必须反复称重。将近70岁的她甚至努力把沉重的行李扛到她瘦弱的肩膀上,以体验我能承受的重量。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爆发后,也门很快被美国宣布为/k0/]的目标之一,而也门恰好在我“重新走郑和路”的途中。当我到达也门时,半夜我被鞭炮的声音吵醒。我靠在窗户上,看到附近有一场激烈的枪战。有生以来第一次,我离枪声如此之近,以至于我独自住在一个小旅馆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紧张。不久,该地区又发生了一起劫持人质事件,消息很快传遍了全世界。自然,它也蔓延到母亲。我不能隐瞒这些事件,除非我能垄断世界媒体的信息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3211.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