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永远的牵挂

故事分类

永远的牵挂

我亲爱的小宝贝,早上好(或晚上好)!这是我妈妈给你的信。她向你致以最良好的祝愿,祝你健康幸福。母亲写道。当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时,文卡总是焦急地等待他母亲的来信。收到信后,他急切地打开信,贪婪地读了起来。六个月后,他已经无精打采地打开了信,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冷笑——不用说,信中的老内容他已经知道了。我妈妈每周都会发一封信,总是以同样的话开头:“早上好(或晚上好),我亲爱的文宝贝!这是我妈妈给你的信。她向你致以最良好的祝愿,祝你健康幸福。在这条短信中,我想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是,感谢上帝,我还活着,很好,这也是你的愿望。我也很想告诉你,我的生活很好……”每封信的结尾都没有什么不同:“亲爱的儿子,信快写完了,我求你了,我向上帝祈祷,你不要和坏人混在一起,不要喝伏特加,尊重老人,好好照顾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肯定活不下来。这就是那封信。期待你的回复,好儿子。吻你。你妈妈。”因此,卡片只能读到信的中间部分。文卡把他读过的信扔进了床头柜,然后忘记了一切,直到他收到他母亲的下一封信,像往常一样,请求他在上帝面前写一封回信。文卡把刚刚收到的信塞进口袋,穿过下班后变得嘈杂的宿舍走廊走进自己的房间。今天发了工资。男孩们正走向街头:他们正忙着熨衬衫和裤子,问谁去哪里,谁有约会,等等。文卡故意慢慢脱下衣服,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当房间的对等物不见了,他锁上门,在桌旁坐下。他从口袋里掏出拿到工资后第一次买的记事本和圆珠笔,打开一页空白纸,开始沉思...就在一个小时前,在回宿舍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来自家乡的熟人。寒暄了几句后,老乡问了问文卡的工资和生活情况,责备地摇摇头说:“你应该给你妈妈寄点钱。冬天快到了。这家人不得不叫人搬柴火,劈开后看见了。你母亲只有一点养老金...你知道的。”文卡自然是知道的。他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在白皮书顶部的中间写下了一个数字126。然后他从上到下画了一条垂直线,在左栏的顶部写了“支出”,在右栏写了“数字”。他沉思了一会儿,拿起日历,计算了前进前还有多少天。然后他在左栏写下:12,在右栏写下一个乘法符号和数字4,结果总共是48。然后写得更快:还债——10卢布,买裤子——30卢布,储蓄——20卢布,看电影,跳舞,等等。-4天,每天2卢布-8卢布,其余的-10卢布。文卡哼了一声。十卢布,给我母亲寄这么一点钱是非常不合理的。村民们肯定会笑的。他摸了摸下巴,果断地划掉了“盈余”这个词,把它改成了“零用现金”他心里嘀咕道:“等他收到预支工资再说。”他放下圆珠笔,把记事本放进口袋,伸了个懒腰,想起了母亲的信。他打着哈欠看了看手表,拿出信封,打开信封,拿出信纸。当他打开信纸时,一张三卢布的钞票轻轻地浮在他的腿上...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3209.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