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寓言故事 > 受伤的盘羊

故事分类

受伤的盘羊

一群吃着草的羚羊出现在阳光下的胡和和风谷。在这里,峡谷崎岖不平,群山重叠,牛皮红岩峰起伏。在凉爽的早晨和晚上空空气中,羊群在山谷里吃草,喝着喝着,吮吸着清澈的山涧,灼热的太阳在[/k0/]时聚集在一个地方以抵御炎热,并经常派一个哨兵站岗。这就是这个地区的自然美景。


这群羚羊是由一只新生的母羚羊和两只几年前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来的小羊羔喂养的。这群盘羊的身体和背部都是棕色的,大腿根部是白色的,花是白色的,嘴角是白色的,身体和骨骼都很强壮,非常像它们的妈妈。也许地球的颜色、巨大的棕色岩石峰和营养丰富的河流使它们拥有这种颜色和健康的身体。这里的牧羊人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风景,再也不想走远了。即使它们被吓坏了,逃离了峡谷,它们也会在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回头看一会儿,然后又悄悄地寻找青草。由于这些盘羊的外貌过于相似,它们只能通过角的大小和有无角来区分。毫无疑问,他们跟随最大的棕色背的雌性盘羊,从有乳角的成年盘羊到纯棕色背的盘羊。在盘羊群中,最大的“棕色背”有最多的羊羔。虽然它更老了,但即使在第一次霜冻后,它的棕色和白色的皮毛仍然很亮,而且它每年都产羔。她仍然带着两只活泼可爱、长着漂亮脸蛋的双胞胎羊羔。


快到中午的时候,穿过胡和和温都尔的羊吃了足够的草,习惯性地来到了峡谷中的一片盐碱地。它们嗅到了风的气息,并自然地对地面四周都是静止的这一事实保持警惕。这些活泼的小羊在彼此的上面玩耍。


山谷底部的绿色空间散发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寒意。清澈的溪流从岩石峰下的裂缝流入岩石的声音扰乱并掩盖了这群听觉敏感动物的听觉。不管他们有多警觉,他们都无法察觉到从黎明就在远处跟踪他们的猎人。


猎人非常兴奋,他能如此快乐地触摸羊群的边缘。在我心里,我只想“不知道哪一个会先被打倒”。猎人几次瞄准都没有开火。他爬下岩峰,当他再次举枪瞄准时,棕色背的杂交羊警觉地站起来,撅起鼻子闻味道。猎人从未见过如此近距离的如此大的一群盘羊。他瞄准大头,惊慌地扣动了扳机。


枪声在山谷中回荡,仿佛猎人们正在向每一个岩峰射击。当猎人起床时,山沟里的灰尘和烟雾迅速扩散到对面的山口,消失了。


“哦,血!不幸的是,胚泡。”猎人对自己说,“我跑了。”他扛着猎枪,摇了摇肩膀,离开了。


羊爬过两座山后,棕色背的三色堇妈妈开始放慢速度。


这群羚羊从未如此害怕过,也从未远离过呼和浩特和温都尔。由于母亲筋疲力尽,羊群放慢了奔跑速度。一些情绪高涨的两岁雄性盘羊冲出羊群,想要跑到牛群的头上。然而,他们害怕棕色背的雌性盘羊,于是撤退到兽群中。他们不敢和羊群一起跑。它们都是在“棕色背”尾巴后面长大的,从来没有人走过它的头。然而,母羊背上汩汩的血滴在岩石上,真的吓坏了母羊。他们闻到了血的味道,肆无忌惮地跑来跑去。


在工作日,总是走在羊头上的“棕色背”第一次脱离羊群。它盯着去年晚些时候出生的双胞胎羊羔,它们仍在哺乳,挣扎着奔跑。最后,它看着这对双胞胎羔羊跑得无影无踪。“棕背”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四肢发软,无力地一路小跑,摇着头,然后嗅着地面趴在一个岩石峰下。他正要闻到青草的味道,这时他看到了他腿上的浓稠的血。受血腥味的刺激,他突然跳了起来,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跳跃和奔跑的力量。


从未离开牧群的“棕色背”盯着黑色的眼睛,四处寻找散落的盘羊。羊不见了。


太阳在西方落下。突然,附近有了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渐渐靠近母羚羊。“棕色背”几乎没有用大犄角扭过它的头,看到两只双胞胎小羊向它跑来。两只小羊看到它们的母亲时突然停下来,嘶哑无力地咩咩叫着。母亲听到小羊咩咩叫,正要站起来,但她的腿麻木而无力。它挣扎着再次站起来,但无法平衡自己的整个身体,趴在地上。两只双胞胎小羊跑向它们的妈妈,看到妈妈躺着的地上有血。他们吃惊地向后跑了几步,站在不远处回头看。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uyangushi/2603.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