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园故事 > 痴迷只是一只蚂蚁

故事分类

痴迷只是一只蚂蚁

苏爱上了纳兰,全班都知道。爱到痴迷,爱到狂热,爱到狂热。就像歌迷追逐周杰伦、韩寒和李宇春一样,她也是那蓝的粉丝。我想当我吃饭的时候,我走路的时候我看书,甚至当我去上课的时候,我经常会失去理智。有一次,她正在数学课上思考纳兰诗歌的意境,老师让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一开口,一个词就溜了出来:“当风和雪吹来的时候,打碎故乡的心的梦想就破灭了,故乡没有这样的声音。”学生“哇”的一声轻音乐,声音可以掀翻屋顶。再次看着老师的脸,那几乎和茄子一样的颜色,带着表情和表情:“苏小姐,又梦游了?你去哪里旅行了?你弄错了吗?这是一节数学课。你记得哪个纳兰语单词?当你如此着魔的时候,明年你将如何参加高考?”连续几个问号把苏撞晕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聊了半天。她脸红得像窗台上仙人掌上的一朵小红花。她害羞而且失语症,低下头,在桌子前哭泣。在男孩身后,李泽宇悄悄地踢了踢桌子下面的椅子,她转过身盯着他。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每次她得到老师的批准,他都会偷偷找乐子一阵子,然后跳回家,向她父母汇报,添油加醋的描述,不要让他们生气,想抽她大嘴巴都抽不完。例如,上一次,她只是在一棵长满槐花的树下和下一节课的酷男孩讨论了纳兰的早期话语。李泽宇跑回家告诉她的父母,她有早恋的倾向。她非常生气,她的父母两周都不理她。她跑去问李泽宇,她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制造麻烦?李泽宇振振有词地说,“你的父母把你给了我,让我监督你。你认为我容易吗?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为了把你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如果你不表达你的感激之情,你就来和我算账。这真的不好。”的委屈让苏感觉到很无聊。这个男孩和她一起长大。这两个邻居是邻居。他们晚上睡觉,可以听到隔壁房间的梦。他们彼此如此熟悉,以至于他们失去了想知道的欲望。偏偏这两个人就是这样,针对针,碰上掐,不掐出个输赢不罢休。此刻,李泽宇踢了踢她身后的椅子。她知道这样不好,所以她不理他。下课后,李泽宇把一张小纸条塞到她手里,然后转身跑出了教室。她拿出纸条,傻乎乎地看了半天,然后忍不住笑了。这是一部卡通片。这幅画展示了一个古典美人在一朵花前流泪。眼泪下面有一个碗。旁白是一行小字:如果装眼泪的碗不够大,我们家就有一个更大的。我们可以考虑借给你几天。苏当然知道是在嘲弄她。风在做衣服,雪在锻炼肌肉。显然什么也没有,但她必须多愁善感,为古人担忧,为一朵花流泪。她不生气的原因是李泽宇用三两笔勾勒出的人物非常可爱和夸张。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创造力。眼泪必须装满饭碗,这是他很难想出的。她第一次觉得这个曾经和他作对的男孩既有可爱的一面,也有浪漫的一面。那天放学后,苏第一次和坐公交车回家。在公共汽车上,她第一次坦率地问他。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画画,但是为什么你喜欢画画而不耽误你的学习,相反,你会得到更好的成绩呢?为什么我一喜欢纳兰的话,成绩就直线下降?痛苦到什么程度?这是为什么?李泽宇笑了,他的笑容像风一样,仿佛透明。他说:“不要一直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苏愤怒地转过身,看着窗外,没有理他。他说,“我在和你开玩笑,你生气了?事实上,你只是没有理顺主次关系。如果你不想上大学,你可以永远躺在纳兰柔软动人的村庄里。我和你不同。我的梦想是上大学和最好的大学,所以和我的理想相比,画画就像一只蚂蚁和一头大象。我不会因为小小的损失而损失太多。”苏盯着他身边的男孩,好像他不认识他似的。他又高又瘦,不太英俊。从童年到成年,他总是觉得这个男孩不讲道理,不负责任。他从未真正见过他。但是现在,此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他了。她与李泽宇不同。从表面上看,她是一个温柔顺从的女孩,但从本质上看,她又固执又叛逆。母亲让她喝健脑水,她偷偷倒进马桶,心里并不不安。我的母亲要求她进入一所一流大学,但她只是抱着纳兰的话,陷入了清风明月的诗情画意之中。她从来没有像李泽宇一样理性地思考过自己想要什么。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xiaoyuangushi/3375.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