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园故事 > 一棵开花的树

故事分类

一棵开花的树

年轻女孩的心


15岁时,我刚刚进入高中一年级。年轻的个性,像风一样。


我不想像那些单纯愚蠢的女孩,整天穿着白色的裙子,长发飘飘。我喜欢剪短头发,穿最流行的古色古香的衣服和宽大的牛仔裤。熟悉人群的人都不会用女孩和女孩这两个女性化的词来形容我,我配得上“假小子”的称号。


不久,实习老师进入学校实习。由于我们学校是一所重点实验中学,将近30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突然从世界各地涌入。


陈可安就是其中之一。


下课后,当全班女生在走廊里喊“帅哥”时,我正在和一群朋友讨论如何惩罚新来的实习老师。不经意间,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突然闪现在我的眼前。


说实话,他并不英俊,他的前额和发际线之间的距离有点远,有中年秃顶的可能。但是他又高又宽的后背确实有一种骄傲的气质。


在自习课上,当班主任把实习老师带到我们的教室时,我正在读一本书,这本书是我从隔壁的女孩那里偷来的。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


所有的女孩都惊叫起来,好像她们获得了一等奖,但我保持沉默。在我旁边,一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女孩用胳膊肘转向我,说:\"你为什么不鼓掌呢?\"你不喜欢他吗?


我抬头一看,发现是下午的那个大男孩。我继续看书,没有理会她说的话。这就像是一种蔑视。出于这种蔑视,她刚才被审问了,而他是新来的。


他站在明亮的平台下,高高的鼻梁像是一种穿透性的凝视。他说,我叫陈可安。嘿,我笑了,一个很粗俗的名字,一点也不生气。


在那之后,他的又长又幽默的话真的吸引了我。至少,我手里翻页的速度逐渐减慢,直到停下来。我没有抬头,而是把自己藏在巨大的秘密中。


陈可安轻松赢得了全班的心。没有人让他难堪,包括我的朋友。


放学后,我一直骂他们是叛徒。当他们在我的挑衅下大喊,“下次他绝对不会离开舞台,”我再次感到抱歉。


尽管我尽了最大努力去隐藏它,但我仍然知道我心中有一瞬间的快乐。至于为什么,还不清楚。女孩的心,谁说得清楚?


无法解释的仇恨


陈可安的第一堂公开课是在我们相遇3天后开始的。学校领导和他的老师坐在教室的后面。我看出了他的紧张。细密的汗珠从他宽阔的前额渗出,像一个被挤压的橘子皮。


我抬起头,像是在挑衅。然而,他周围的朋友们却低头胡乱睡觉,不时打鼾。前排学生的嘲笑声像海浪一样刺破了陈可安的声音。那个班,这样的情节,出现了五次。


结果非常简单。他的指导老师认为他根本没有和学生们和解,导致学生们对他的课不感兴趣。他奉命在半个月内为下一次公开课做好充分准备。陈可安已经为此伤心了好几天。就连他骨子里的幽默元素也似乎被这一事件的火焰烧毁了。


当一个女孩反复问这是否是上课的原因时,他说这个班级可能决定他一生的命运。内容、效果等。可能会被记录在档案中,并成为一个指标,以判断他毕业后能否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


我没想到一门课会如此重要。


突然,我的心被一股负罪感淹没了。整个上午,在汹涌的道歉。我真的想告诉他,这件事是我安排的。但是他害怕他会生气,甚至恨我。


半夜,我躺在床头,久久不能入睡。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无畏的自我变得心事重重。另外,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班级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我要告诉我的朋友课后和他合作?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想出结果。


无悔的选择


陈可安想问每个女孩的电话号码。他说他的手机一天24小时都开着,等着我们,为我们服务。他说他必须确保我们的安全。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xiaoyuangushi/3202.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