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园故事 > 扔掉“光环”,从糖葫芦中找到自我

故事分类

扔掉“光环”,从糖葫芦中找到自我

2001年7月注定是我生命中一个不平凡时期的开始。那一年,我以626分的成绩在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读预防医学本科,成为辽宁省普兰店市的顶尖科学学者。学费是由一些人赞助的,所以我并不担心,所以我专注于专业课程,很少参加各种协会的活动。2006年4月的一天,当我毕业的时候,我拿着我的简历第一次去了人才招聘中心。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我在一个招聘台上交了求职材料,招聘主任看到了“北京大学”的毕业证书,他的眼睛用明亮的颜色看着我。我递交了我的外语和计算机等级证书,没有自我推销的旁门左道。就在这时,我旁边的一个学生挤了过来,笑着说:“你看,我是北京某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这是我的简历。这是我的等级证书和各种获奖证书。我也发表了许多文章。我是学生会干部。除了疾病防治课程,我还选择了学习法律……”招聘主管似乎被学生慷慨的自我介绍所吸引,说道:“你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年轻人。待在这里,我们稍后会与您详细交谈。”此时此刻,我真羡慕侃侃说的那个同学,好几次想再自我介绍一下,但我从来没有好意思开口。我第一次找工作的失败让我很沮丧,因为我有很强的自尊心。但是我没有放弃留在北京的想法。我不期待太多。我不想要太多的薪水。我只需要北京户口。因为我不能忍受让我的家人给我寄钱,我的生活越来越穷。也许是我憔悴的脸和呆板的自我介绍让我首先在外表上失分。我得到了令人惊讶的一致待遇:礼貌地拒绝。2006年7月底,我被迫离开北京去沈阳和大连找工作。到12月初,我已经将求职要求降至最低。只要我和我的专业相关,我每个月就能挣1000多元。然而,我作为北京大学毕业生的小小愿望没有实现,我失败了很多次。我的心情变得极度沮丧,我感到无限的困惑和犹豫。我终于回到了唯一能让我平静下来的家乡。在父母的默默关怀下,我开始思考“北京大学”的文凭是光环还是阴影?2007年元旦的前一天,我平静地对父母说:“爸爸,妈妈,工作无论如何都不能进行。从现在开始,我会把糖葫芦串起来,和你一起卖糖葫芦。这不仅能锻炼我的性格,还能赚更多的钱。”这次我会照我说的做。一大早,我穿上衣服,顶着刺骨的寒风,蹑手蹑脚地去镇上卖糖葫芦。虽然在此之前我很残酷:我不会让“北京大学毕业生”这个招牌束缚我进入社会的最底层生活,我会挑战自己!然而,我总能听到人们说,“这不是邓屯的吴晓峰吗?你没进北京大学吗?你怎么卖糖葫芦?”“是的!那是当时的头号科学学者。他没有找到工作,只能卖糖葫芦!”当人们奇怪的目光扫过时,我觉得好像有很多刺卡在我身上,很不舒服。这时,离我大约100米远的地方,我的高中同学李俊也在卖糖葫芦。他大声地卖它们。我也想像李俊一样大声哭,但是我的心脏因为紧张而怦怦直跳。我张开嘴几次都没发出声音。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没有卖任何糖葫芦。我太担心了,我强迫自己张开嘴大喊:“卖糖葫芦!”但是他的声音如此胆怯,以至于他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许很多人想看看我,一个北京大学的学生,是怎么卖糖葫芦的,或者因为同情,很多人后来买了我的糖葫芦。看着装满锡盒的五颜六色的钞票,我的叫喊声越来越大,我能够喊出这样的模式:“来尝尝甜美可口的糖葫芦。我不知道,我不能忘记。买一个!”结果,我的糖葫芦在李军面前卖完了。半年来第一次,当我赢得第一场战斗时,我感到很高兴。经过几天的销售,我发现糖葫芦不仅可以用山楂制成,还可以开发出许多新品种。我建议我父亲做一些巧克力糖葫芦,香蕉糖葫芦,葡萄糖糖葫芦,橘子瓣糖葫芦和枣糖葫芦。商业变得越来越有趣了。说到这里,我仍然被北京大学的光芒所感动。半个月后,在我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我接到了来自深圳、周年庆、沈阳、北京、山东、天津、铁岭等地30多个单位的招聘电话。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xiaoyuangushi/2225.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