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人生故事 > 身价

故事分类

身价

东江的新媳妇回到家,婆婆给了她一个大红包。在村里的女人眼里,红包里的钱不仅显示了媳妇的价值,也预示着未来的繁荣。大卫的母亲对此很担心。大卫安慰说:“妈妈,这个红包应该被忘记!”“我们怎么能忘记呢?”大卫的母亲愤怒地盯着他,责备道,“这是规矩。如果这条规则被打破,母亲将无法抬起她的头,你的儿媳妇将无法保持她的脊柱。”“妈妈,在我们家变富之前,萍萍不想嫁给我。”“姐姐心肠好,更不能失去人家。凤凰进入鸡舍,几分钟前已经被冤枉了。她将来还会受到侮辱吗?”村里的人都知道萍萍是东湖的导游。游客称她为“著名的嘴”。事实上,她有一张漂亮的脸,除了涂在嘴上的蜂蜜。这个城市剧团的著名演员比不上她。村民们说大伟受到了他的前辈们的祝福,他一生中只找到了这个好姐姐。大卫的母亲也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这么漂亮的妹妹嫁到外面有几张借条的家里,真是不公平。难怪大卫的父亲在1978年生病,只留下几笔债务。结果,大卫的母亲又借钱了,所有和她亲近的家庭都支吾其词。明天,萍萍会来到门口。大尉的母亲跺了几下脚,像个迷失的灵魂一样看着东方的江湖。她想,要是湖里的鱼能装下几叠票就好了。“妈妈,这条规则不太有效。你不是说你来我们家的时候也收到了我奶奶的一个大红包,为什么我们家还这么穷?”大卫开导说。大卫的母亲叹了口气说:“事实上,脑袋里有掺假。”“掺假?”大为的母亲点点头,无奈地说:“那时,你祖母家很穷,不能借钱。我没办法。你奶奶买了一张红纸,晚上偷偷把它剪成纸币大小。她用一张红色的纸包了起来,上面有几张纸条,然后变成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大卫一愣。“当妈妈的这次不能像你奶奶一样通奸。只有严肃的人才能拥有坚实的财富。”说完,大卫的母亲轻叹了一声。第二天,邻居家的女人聚在大为家门口叽叽喳喳地看新媳妇。“她嫂子给了多少红包?”大卫的母亲说,“一万六千八。大卫说,他的叔叔,这是所谓的头发所有的方式,所有的时间。”人们不相信。他们眨眨眼说,“看看你手里的薄红包,不是有几个吗?”“还有票吗?”大卫的母亲举起她手上的红包,有点得意地说:“里面有一个存折。非常方便。我的儿媳妇可以用它,如果她愿意的话。”“哦,这真的很时尚!”邻居的女人露出羡慕的神色。在鞭炮中,穿着红色和绿色衣服的萍萍走了过来。大卫的母亲向他打招呼,他们一见面就把红包送到萍萍的怀里。谁知道萍萍左手一挡,右手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大卫的母亲。邻家女子一怔。大卫的母亲也愣住了。萍萍说,“这是你的一些旧借条。”“我的借据?”“我替你还了。”萍萍笑了。大尉的母亲的眼里突然涌出泪水,抖了又抖,“萍萍,这怎么可能呢?不能违反规则!”“媳妇对婆婆的孝顺是最重要的准则。”突然,周围爆发出掌声。这掌声让大卫非常高兴。他冲向萍萍说,“萍萍,听着,这掌声是你的代价。”掌声中,大卫的母亲拿出了萍萍送给她的红包,连同她自己的红包,猛地一把撕碎了。“妈妈,你撕掉存折了吗?”大卫喊道。邻居的女人也很惊讶。“这不是存折,”大卫的母亲又狠毒地撕了几下,“是我给萍萍的借条,一万六千八百。欠款算作钱,她可以打赢官司。我要去码头捡垃圾来弥补这一切。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娶到东方江湖上最好的媳妇!”“妈妈——”萍萍甜甜地喊道。“啊!”大卫的妈妈拿起她的袖子擦了擦眼泪。她给出了一个很长的答案。邻居的女人也笑了。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renshenggushi/2213.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