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人生故事 > 第三者

故事分类

第三者

江蕙和秦简上了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江蕙的家庭相对较好,她是独生子。她的父母非常爱她。江蕙过去常常在家里花很多钱。只要她喜欢某样东西,不管它有多贵,她都敢买。结婚后,江蕙仍然无法摆脱这个问题,所以他们的工资总是不够,他们不得不每月借钱几天。秦简的家乡在农村,他不习惯这里,总是指责江蕙在预算上不够谨慎。江蕙说:“那你就能找到另一个能活下去的女人。”后来,两人总是为钱争吵。争吵之后,他们分手了。江蕙不想嫁给更多的工薪阶层,他们的口袋是平的。但是那些有钱的男人是有妻子的,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40岁左右。江蕙想找一个既年轻又富有的男人。在一次宴会上,江蕙见到了谢晖。谢晖30出头,拥有数百万资产。谢慧仁也很帅。不幸的是,他已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江蕙不时让谢晖出院。江蕙知道她长得好看,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江蕙的身材也不错,她应该向外突出的地方是她喜欢的凸形,而凹形的地方正好。江蕙的气质不错,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一种良好的家庭氛围。谢晖很快被江蕙抓获。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发展得如火如荼。他们已经做了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一切。谢晖的妻子彭欣也知道他们的事。彭昕看到江蕙时并没有发火,而是骂了江蕙一句:“你是个可恶的第三者。”江蕙低下了头。谢晖与彭鑫离婚,他的儿子被判给彭鑫。江蕙过着没有食物和衣服的幸福生活。江蕙看中了某样东西,并为此付出了代价。当江蕙付钱时,他感到非常高兴。江蕙觉得他的选择是明智和正确的。但是也有一些事情让江蕙不开心,那就是谢晖在外面有太多的社交聚会,每天晚上12点才回家。江蕙知道,这位又有钱又英俊的谢晖一定会在他身边跳蝶舞和桃柳绿。江蕙一直担心谢慧会爱上另一个女人。谢晖已经几天几夜没来了。江蕙闻到了谢慧身上其他女人的味道——那个该死的第三者是谁?那天晚上,江蕙像水一样轻柔地来回抚摸着谢晖。谢慧翻了个身,冷冷地离开了江蕙。谢晖嘀咕道:“睡吧,这两天应酬太多了,太累了。”江蕙眼泪掉了下来,枕巾湿了一大块。晚上,江蕙不想再呆在家里了。她也开始在外面玩,听歌曲,跳舞,喝咖啡和溜冰。这天是江蕙的生日,江蕙一直等到晚上9点,谢晖才回家。那时候,江蕙觉得非常不舒服,觉得谢慧不再爱她了。她去鄱阳湖酒店庆祝她的生日。她一进大厅,就看见谢慧和她的儿子还有彭昕也在那里吃饭。这三个人非常亲密,有说有笑。江蕙再也受不了了。她走到谢慧的桌前说:“谢慧,我可以在这里吃吗?”谢慧冷着脸说:“别傻了。”彭昕的儿子对江蕙说:“我恨你。”蒋慧超冲彭昕笑了笑:“你以前不是叫我可恨的第三者吗?我无法想象你也变成了一个可恨的第三方。”“你可以成为第三方,为什么我不能?”彭昕微笑着向江蕙眨了眨眼。谢晖对彭昕说:“我们走吧。”彭昕挽着谢晖的胳膊,领着儿子走了。江蕙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一根木桩,眼泪顺着似乎冲破堤坝的湖流下来。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renshenggushi/2208.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