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我与父亲的情结

故事分类

我与父亲的情结

父亲什么时候戴了老花镜?我不知道。但是看着他一天天变老,看着自己在他的照顾下一天天长大,我心里酸酸的,总觉得我偷了我父亲的命,但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从电梯到门口的走廊很长。我把书包放在地上,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所以我拿出了钥匙。房间很暗,父母一定出去了。我突然觉得很累,好像在学校积累的疲劳在瞬间爆发了。回忆起父亲为我打开门,把我的书包带进屋里的情景,我发现这里太冷清了,我感到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在乎,毕竟16或17岁是敏感的年龄,而且最近情绪特别低落。像往常一样,冰箱上贴着一张我父亲留下的纸条,上面粗略地解释了他和他母亲去了哪里,以及为我准备的晚餐。他甚至提醒我不要忘记吃苹果。我不禁暗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为什么要这么担心呢?”事实上,这样的笔记已经在我的抽屉里堆积了一大堆。但是经常有信件,而且大多数是写给我的。起初,我妈妈逐字逐句地读,然后我去学校自己读。我总是在开头写:“菲菲,我很抱歉,另一张纸条问候你……”我父亲的语气似乎从未改变:在他眼里,我永远不会长大。我打开水龙头,想洗掉这一天覆盖在我脸上的灰尘,然后随意拿起一瓶“清洁汽车”,却发现它已经快用完了。我记得有一天父亲告诉我,青春期后要注意清洁皮肤,否则会有很多粉刺,我可能还会有疤痕。正如他所说,他神奇地改变了这瓶“泡沫洗面奶”。他说他在广告中看到了它,并听到人们说它非常有效,所以他把它买回来让我试试。虽然我当时脸上没有粉刺,但我今天还是坚持用它。只是因为我父亲的细心,我很感动:这是一个连我母亲都没有考虑过的问题,而他确实想到了。这瓶神奇的药水让我的皮肤和精神都焕然一新。我走进厨房,心想我会让我父亲再买一瓶,明天用。桌上所有的菜都是我最喜欢的菜,当我品尝它们的时候,这是我父亲的技能——我父亲总是按照我的口味做美味的食物。虽然食物的数量不多,但肉和蔬菜搭配得很好,可能是担心我会营养不良和生病。我妈妈说我小时候,我爸爸用纱布包着生卷心菜,挤出汁液喂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很遗憾,我总是不合作,什么都不喝。后来,当我父亲亲自品尝时,他把它全扔掉了。他告诉他的母亲这真的很难下咽,他必须想办法改善味道。父亲,你为我的成长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把饭菜从厨房拿到客厅,无意中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照片——记录我成长过程的照片。起初,大多数角色是我母亲和我,没有我父亲。然后我又想起了过去。我的童年似乎很久没有父亲了。当我5岁的时候,我父亲去了深圳,然后去了美国。他两三年没和我们见面是很常见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父亲的信几乎成了我精神的驱动力。他主要讲述发生在他周围的故事,并告诉我许多做人的原则。说写在普通纸上的东西比我母亲一直想说的东西更有效,这很奇怪。在每封信的末尾,我父亲都会这样写道:“菲菲,记住我父亲会永远想念你,永远爱你。”当我读到这封信时,眼泪总是会流下来,我总是在心里喃喃自语:“爸爸,我也想你。”在一年级的下一个学期,我给父亲寄了一封信,信中夹杂了许多我不太明白的拼音。他回答说他很开心,所以整晚都没睡。从那时起,给父亲写信成了我最大的快乐,直到我11岁。当我11岁的时候,我父亲终于回家了。因此,在未来的照片中,不乏他英俊的笑容。放下筷子,我再次仔细端详照片中父亲的笑容,它真的很好看。我母亲经常得意洋洋地“警告”我父亲,我长大后会和她更亲近。首先,我是由我母亲带大的,其次,我们都是女人。在这个时候,我的父亲似乎总是很粗心,但他非常急切地说,“我们父女关系,我们不能吗?”他也会同时用眼睛看着我,好像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至于我,我只是笑了。事实上,我父亲不必为此担心。距离非但没有破坏我们的家庭纽带,反而让我更加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对父亲的爱比母亲更深。我们经常让妈妈独自散步,踩着树叶沙沙作响的旋律,拉着风的衣角。月亮在我们的背上,照亮了熟悉的道路,并画了两个长长的影子。我和我父亲之间没有秘密。我告诉他我的理想,并与他分享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痛苦。他告诉了我他在过去40年中所学到的经验和教训,并且用每一个快乐或悲伤的故事,他给我指出了一条藏在荆棘中的通往胜利的捷径。一旦我走得太远,我就找不到方向。我父亲总是对我的失明微笑,并帮助我一步步区分东南和西北。诚然,如果没有父亲的指南针,我是不会找到回家的路的。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915.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