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松不了手

故事分类

松不了手

两年前,我父亲在街上散步时被一名女自行车手撞倒,摔断了右大腿骨。从那以后,给他洗澡成了我每天晚上的必修课。我觉得一个人年龄越大,他的皮肤越敏感,洗澡越粗心。洗澡是一件愉快的事,我父亲一定深有感触。这套课程从准备到完成大约需要15到20分钟。在热气腾腾的厕所里,温度应该在40度以上。如果你和别人说话,唯一的方法是我父亲洗个热水澡,我洗个桑拿。大约在去年夏天,我父亲能够放下拐杖,用一根拐杖走路。那天晚上,当我放下工作,准备像往常一样赤膊上阵时,父亲突然说:“今天我要自己洗。”我父亲是认真的,他笑着说这话,但语气不是很肯定,眼里流露出诱惑、无奈、歉然,而且显然带着几分凄凉的神色。一滴苦涩的泪水突然涌上我的眼睛。我努力不让它掉下来。父亲的视力很差,他看不见东西。他的听力也很差。我什么都不用说。我只是像往常一样履行我的职责。“我洗我自己”这句话,很久以前,我还对我父亲大声说过。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亲一定给我洗过澡,但我不知道怎么洗。我记忆犹新的是在大河里洗澡的情景。那时,许多人说洗澡实际上是游泳。在我大约七岁的那个夏天,我父亲带我去洗澡。河里有很多人。我父亲领我沿着石阶顺流而下。水刚刚淹没了他的膝盖,但已经溢出了我的胸膛。我浮了起来,开始疯狂地拍打。我父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拒绝放手。所以我抖颤着喊道:“我自己洗的。”然而,父亲并没有放手,反而开心地大笑起来,这让我很困惑,也让我陷入了挣扎。因为我感到羞辱和愤怒。我儿子还对我说了“我洗我自己”的话。我儿子从小就喜欢我给他洗澡,因为他可以一边洗澡一边讲故事,一边说笑,还可以在厕所里笑个不停。我儿子也害怕我走得太快,说我会尽快痒起来,还会笑着藏起来。有时笑声变成了尖叫,他的母亲大叫,“你到底在为什么疯狂?”不知不觉中,儿子已经七岁了。洗澡前一天,他突然对我说:“爸爸,我自己洗。”迷迷糊糊中,我发现我儿子是认真的。除了害羞,他还有一种朦胧的自立感。我知道是时候让父亲放手了。泪水终于落在我父亲的肩上。他不会感觉到。揉揉他父亲瘦骨嶙峋的身体,我似乎看到了内心的心脏,它已经被阻塞了许多次,仍然顽强地跳动着。胆囊里的石头有多大?多少?有一天它会突然消失吗?我想知道前列腺肥大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多数男性在中年和老年时会患上这种疾病?但是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看到的是一张像树皮一样的脸和一个像枯树一样弯曲的身体。当我洗了个好澡后起床时,我父亲突然摇晃起来,紧紧地抓着我。此时此刻,我知道我的手永远不会松开。前天我给父亲洗澡时,我比去年出汗多得多。毕竟,到了中年,我总觉得自己像一个搬运重物的搬运工,两头都很重。但是无论是头顶的烈日还是风雨,无论是强是弱,我都必须继续前行。当然,很多年后,我也会变成一只鸡皮鹤,生病。到那时,怎么洗澡?这是一个未知的量。想到这里,我总是看着正在给父亲洗澡的儿子做作业。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53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