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一生的欠条

故事分类

一生的欠条

当我大学毕业时,我的父亲向亲戚和朋友打听,并为我找到了一份他认为在家乡很体面的工作。然而,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决定出去。那天晚上,我和父亲深入交谈,描述了我们的理想和抱负。我的父亲说我的心比天高,而我的母亲擦去眼泪,恳切地敦促我留下来。然而,我很固执,坚持“出去”。父亲最后问道:“你决定去哪里?”我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父亲抽了很长时间的劣质香烟,然后他慢慢地说:“我的儿子不是我的父亲。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前进的道路由你决定。”父亲同意了!那一刻,我很感激父亲无助的妥协和“支持”。我默默地发誓,我不会让我的父母失望!第二天一早,我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向父亲要钱。从小学到大学毕业,我不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向父亲要过多少次钱,但我总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只是这一次,我的心特别脆弱。我告诉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向父亲要钱。结果,我胆怯地去找我的父亲,不想在房子内外到处都找到他。“你父亲一大早就去集镇给你找钱,”正在做早餐的母亲说。当你出去的时候,你生来就有两个人,所以如果你没有钱怎么办?但如你所知,为了给你找份工作,你的家人已经付钱了空。“我妈妈说,她干裂的手还在冰冷的盆子里搓着红薯,眼睛红红的,还有些肿胀。我不知道如何安慰我的母亲,但我只是站在那里,把我的心放在心里。我父亲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后面跟着一个原来是谷物小贩的人。我父亲想从卖主那里得到小麦。那些年,没有大丰收,食物又便宜,我父亲不愿意卖。但是那天,我父亲卖了几千英镑,还安装了一辆三轮车。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父亲就把卖粮的2000元钱递给了我。我感激不尽,说不出话来。但令我惊讶的是,父亲板着脸冷冷地说,“写一张借条,这钱是给你的。你已经长大了,你应该照顾好自己!”他的语气果断而不容置疑。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像个陌生人,难以置信。但是我父亲已经带来了纸和笔,并把它们摊在桌子上。我父亲的不人道让我失望到了极点。我内心复杂。我马上就要离开家了。我父亲没有说一句祝福或劝诫的话,只让我留下一张冰冷的借据!愤怒涌上我的心头。我抓起笔,尽快写下借条。我头也不回地走开了,眼泪顺着我的脸流下来,但我仍然坚持着:我必须尽快赎回借条,即使很难,让我的父亲看到我的儿子不是一个懦夫!我漂流到了省城。一天,两天,三天...我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城市里跑来跑去。人才市场、街头广告、报纸招聘,不要错过任何希望。一周后,我用我的笔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复印工作。下班后,我没有忘记给自己充电,有时文章会在省内外的报纸上发表。六个月后,我搬到了另一家报纸。在此期间,我只及时给家里打了两个电话。我每次都以工作繁忙为借口挂断电话,心里仍然对父亲充满怨恨。在报社拿到第一份薪水后,我回家了。我父亲对我的意外归来感到非常惊讶。他反复问我在省城过得怎么样,坐什么车,回来时有什么急事吗...我很沮丧。我冷冷敷衍,同时郑重地拿出2000元钱,向父亲索要借条。父亲惊呆了,然后慢慢走到里屋,打开盒子,从一本旧书里拿出崭新的借据。在我伸出手之前,我父亲当面撕掉了借条,推开我的2000元,坐了下来。他抽着烟,有些悲伤地说:“当时我让你写借条,但我也怕你半途而废,逼你向前走。你离开时的眼神让我今天很难过!如果你想说你欠了什么,你认为你能还清2000元吗?”我脸红了。借据让我很生气,也很难解决。我怎么能理解我父亲的苦心呢?”城市支出很大,你留着钱。一个孩子能给父母的最好回报就是能够自立,过上好日子!”父亲说,用他那只又粗又黑的手擦着我的眼角,这让我突然很难过。我蹲下来捡起地上的小纸片。我会把它粘在一起,随时带在身边。我将永远记得这张借据中所包含的长久的感情。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521.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