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无法送出的红珊瑚项链

故事分类

无法送出的红珊瑚项链

亲爱的小妹,如果有来生,请答应我们成为兄妹,即使我在青岛呆一年,一个月,甚至在东莞。我总是为小妹妹感到难过。妹妹比她小三岁,应该是她父母溺爱的小女儿,但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她只能得到更少的爱。在农村地区,几乎每个家庭都重男轻女,大男子主义盛行。父母也不例外。贫困的家庭,美味的食物往往成为我们兄妹的终极向往。每次过年杀猪,我们都会卖一些,留一些。我们围着桌子,穿着新衣服吃饭。我们都欢呼雀跃。但平时,我姐姐的待遇远不如我。例如,我可以吃煮鸡蛋和白面,但是我的小妹妹只能嚼硬的窝头,经常把眼泪倒进碗里。我不忍心为我的小妹妹摘鸡蛋,然后从我妈妈那里把它们拿回来。父亲对妹妹说,让你哥哥吃吧,你哥哥是个男孩。他们总是这样说,你哥哥是个男孩。这句话让小妹伤心,却又无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习惯了这种优待,我的父母用许多坏习惯宠坏了我:自私、贪婪、自以为是、吃得好、穿得好。然而,我的学习成绩不如我妹妹。她在年级排名前三,我只算中游。当我在三年级的时候,我的小妹妹在一年级。为了提高高中学费,我父母决定让我妹妹辍学。那天,当我从学校回来时,我的小妹妹高兴地拿出了新的成绩单,递给了我的父亲。父亲把它放在一边,抽了一支烟,漫不经心地说:“一个女孩学习有什么用?你哥哥最好去上高中。你哥哥是这个家庭的支柱。”小妹妹的脸洗得发白,眼睛盯着父亲,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我简直不敢相信。父亲说,“家里很穷,你和你哥哥,我们只能提供一个。”那天晚上,我的小妹妹哭了一整夜,这让我感到很难过。第二天早上,我试图说服我父亲,但他不理我。小妹的眼睛是红色的,没有人看她。她看起来很孤独。我妹妹辍学后在家务农。三年后,我高考落榜,决定回家务农。我父亲患了严重的关节炎,不能再干重活了。我妈妈有心脏病。我应该去接家人。妹妹刚从田里回来,放下锄头平静地说:“哥哥,你必须继续读书。我给你。”从那以后,我14岁的小妹妹一直在工作。她去了离家很远的东莞,每个月寄500元到她家。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我从她的父母那里听说,有些乡下人不能忍受回家,因为他们一天要工作16个小时。她仍然是一名童工。然而,妹妹在信中只说:“哥哥,好好学习,你应该帮我读书。”我怎么会不识字呢?我不知何故考上了青岛海洋大学。然而,我被高昂的学费吓住了。我准备再次放弃,毕竟我妹妹的肩膀太弱了。她一封又一封地给我写信,要求我上大学。她说,“哥哥,你是我们家的希望。父母指着你。”看到这句话,我脸红了。为了弥补学费,我也在暑假出去工作了。我做了各种肮脏的工作。每次我被训斥,每次我累得站不起来,我都想哭。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已经这样工作了四年的妹妹。她用血汗钱拯救了我的未来。我心里暗暗发誓,将来我会报答我的小妹妹!四年的大学生活,我花光了妹妹所有的钱,每一分,仿佛印着她虚弱的背影。她想念我,给我写信,但不愿意买火车票来看我。她已经18岁了,以前从未见过大海。我给她寄了一张她住在海边的照片,她和同伴们一起炫耀:这是我哥哥,在青岛。是的,我在青岛,我妹妹在东莞,我哥哥在学习,我妹妹在工作。当这个18岁的女孩想戴红色项链时,我问她18岁生日想要什么。她说她的同伴都戴着一条红色的珊瑚项链,据说这能给女孩带来好运和爱情。我想要一条那样的项链。我答应她我哥哥会帮你买的。当我进入大学时,我谈到了一个美丽的女朋友,她花了更多的钱。是我的小妹妹一直给我寄钱。也许我从小就被宠坏了,也许内疚和感激麻木了,然后我理所当然地花掉了我妹妹的钱,却无意中忘记了我的承诺。毕业后,我留在青岛,挣的钱只够糊口,还付了房租。收到薪水后,我偶尔会想起姐姐的红珊瑚项链,对自己说:下一次,下一次。帮助我完成大学学业后,我的小妹妹遵照父母的命令回到了她的家乡。她有一段恋情,她的男朋友也是工薪阶层,但是她的父母都很老了,需要有人在身边,所以她嫁给了她村子里的一个农民。我在青岛,只有她能承担起照顾我父母的责任。她给我写信说,“我是父母生的,我的生活应该是这样的——但我真的很难过。”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447.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