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寻梦

故事分类

寻梦

晚上,我梦见了我的母亲,醒来时我哭了。当我醒来,想再次抓住这个梦,这个梦不知道飞向哪里。我睁大眼睛盯着黑暗,只看到我的眼睛闪闪发光。目前,梦的碎片正在飞翔,但当我想到捕捉这些梦的碎片形成一个整体时,连碎片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唯一留在我面前的是我母亲模糊的影子...这是梦里向我走来的影子。我所能记得的是,当这个影子出现时,它周围都是灰色的。我母亲似乎从云端下来了。她的脸和平时有点不同,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但她最终还是来找我了。我在哪里?我不清楚这一点。起初我觉得我现在住在房子里。母亲推开角落里的小门走了进来。橙色电灯罩的耳朵遮住了她的头。然后我又想到了哥廷根的整个城市:古老的城墙两侧是令人惊讶的茂密的橡树,灰黑色的多种颜色的古老教堂,教堂顶部的奇形怪状的尖顶,以及尖顶上的精致的空。然而,我的眼睛一闪,立刻闪过一片芦苇。芦苇的薄部分也发出模糊的水的清晰的光。这是我家乡里屋后面的大芦苇坑。所以我立刻感觉到,在这个芦苇坑的边缘,不仅是我自己,还有我母亲的脸也向我走来。我想起,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还没有离开我的家乡,每年夏天的早晨,黎明前,我起床沿着这个芦苇坑走,仔细地看着水。当我看到黑暗的水下有什么东西闪着白光时,我伸出手去摸了摸它。这是一个又白又大的鸭蛋。那时我写不出快乐的心情。这时再往上看,你会经常看到在另一边的大杨树顶上有一轮淡红色的太阳空田野——两年前的一个秋天,我妈妈躺在杨树下,永远,永远。现在我看到了她八年没见的儿子,在杨树旁的坑边。但是芦苇坑后面是一朵像白色灯笼一样的小花,它在母亲的手里。我真的想不出我家乡有哪一个地方有这样的花。我终于想回来了,想起哥廷根,想起我现在住的房子。两天前,房东在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放了一瓶这样的花。毕竟,我的母亲去过哥廷根,在我的梦里,我在哥廷根见过我的母亲。经过思考,我面前的影子渐渐变得迷茫。教堂尖塔的阴影笼罩在我家乡的大芦苇坑上。不远处的后面出现了像灯笼一样的白花。在这些前面是母亲的脸。我不知道最后在哪里见到了我的母亲。我尽力抑制我的想法,让我的心平静下来。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传来,我觉得枕头上有点冷。我起身拉开窗帘,一缕清亮的光线进来了。我向外望去,希望能找到妈妈的脚印。但我看到的是我每天都看到的那排窗户。现在我沉浸在沉默中。内心的梦想应该是甜蜜的。然而,我的梦已经飞得如此之远,以至于我连影子都没有。我只觉得心里有一个小小的白色印记,从这个陌生的小镇蜿蜒到我母亲的坟墓,在我家乡的一棵大杨树下。我仍在暗自为母亲担心:在这样一个雨夜,我怎么能走这么远的路来看我的儿子呢?另外,只有一块空,什么也看不见。上帝啊。你甚至没有给我一个清晰的梦吗?我俯视灰色的天空。在我的眼泪中,我能看到我妈妈的脸。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257.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