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亲情故事 > 一路母爱

故事分类

一路母爱

当我12岁时,我父亲因病去世。那时,我的祖母60多岁,我的妹妹上初中,我的哥哥上小学,我最小的妹妹只有三岁。在那些日子里,我妈妈几乎哭了一辈子。奶奶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她最不想看到的是她的女儿在七十岁时沦落到这种地步。她向母亲保证,只要她还活着,她会尽最大努力抚养我们。在我母亲踏入这个领域后,家里的一切都留给了我的祖母。他们讨论到所有的孩子都应该让他们读书,只有读书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在这方面,祖母和母亲表现出惊人的相似之处。然而,四个孩子在那个时候学习是一个很大的花费。为此,我的祖母拿起旧石磨,浸泡糯米,开始用手磨糯米球。在我的家乡前面,有一棵古老的桂花树。当桂花盛开的时候,我的祖母在树荫下放了一个垫子,等桂花落下来,然后把它清理干净,加入白糖,在玻璃罐里腌制。当煮好的汤圆被舀进洒有桂花的自酿米酒中时,香味会随风飘得越来越远。但那些年,我从未见过奶奶吃一碗汤圆。我的嘴馋极了,直到拍卖结束,奶奶才在桶底刮出一层湿糯米粉,给我们做了些酱吃。那些年,天不亮,我听到昏暗的灯光下传来刺耳的“吱吱”声。奶奶的头上罩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她的头发从灰色到饱满逐渐变白。光线反射出她老人如刀般坚硬的峡谷脸。一天放学后,我听到村子里爆竹声。那时,油菜花盛开,已经是黄昏了。路过的村民告诉我,你的祖母去世了。我很震惊。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个玩笑。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门口,看见奶奶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她的脸仍然那么安详,好像累得睡不着觉。在她旁边,半个碾成团的糯米球、两页碾成团的石头在那里紧紧地咬着对方,而米糊还在一点一点地流淌,像眼泪一样。奶奶突然脑出血离开了。母亲这次没有哭,但是泪水在她的眼睛里打转。她的嘴唇不停地颤抖。有太多的话她不能和她妈妈说。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祖母曾经对她的母亲说,无论发生什么,记住不要哭,否则她不会快乐。在奶奶离开之前,她留下了一小包排列整齐的钞票。有时候,我妈妈会拿出一些,告诉我们这些都是我祖母的生命买的。你应该珍惜它们。多亏了这些礼物,我们的学习之旅变得更加顺利,我们母亲的负担也减轻了。几年后,我们都出去进入了这座城市。当我生下我的孩子时,我的母亲如她所愿成为了我的祖母。孩子三岁时,我和丈夫离婚了。我坚持要把我的女儿给我。那天晚上,我想哭,并且哀叹我的命运和我母亲的命运如此相似。我对妈妈说,妈妈,我的生活很苦。我妈妈一晚上掉了几根头发,但她笑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熬过了所有的困难吗?我母亲想在外面租一个亭子卖报纸,这样她就可以赚些钱来补贴她的开销。然而,我认为一旦我出去,我就不能摆脱我的家庭事务,我必须去接我的女儿,送她去幼儿园。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妈妈还是个女儿在家的时候,她会做一些像布鞋之类的事情。她说城里人喜欢穿上它们并抬起脚。我不会再说什么了。每次我回来,我总是看到一束夕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我的母亲还在那里,抱着鞋子,低头思考自己的想法,仿佛她是一个剪影。因为当女工离她很远,所以她的手总是被针弄得伤痕累累。那年夏天,我女儿从我身体里带出来的胎儿毒素又复发了,出现了一个大脓包。每次我去医院,医生都用针管和棉球擦洗,但感染的疮越来越大。当我女儿感到疼痛和发痒时,我的心疼得厉害。这一次,在医生和我面前,我母亲表现出一种罕见的大胆。她低下头,把疮放进嘴里,吸出一股脓血。当医生看到这一举动时,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个年轻的护士吓得跑开了。几天后,她女儿的伤口愈合了,她离开了医院。我终于找到了真爱,成了一家人。我丈夫对我女儿很好,我母亲也很满意。然而,我觉得我妈妈比以前更孤独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母亲一定是一种崩溃和孤独,因为她已经卸下了她肩上的许多负担。她几次要求回到她原来的房子,但我都拒绝了。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qinqinggushi/223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