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情故事 > 爱情只想跳一支舞

故事分类

爱情只想跳一支舞

(1)丁小川的故事开始于大一,有点早。对戈文来说,似乎一切都有点早,青春,冲动...爱情。她一直在运行一个与时间不同步的生命周期。16岁初恋,17岁辍学,19岁失恋,同年离家出走...四年后,没有人预料到这样一个叛逆的女孩会选择从春天到夏天再接长途高三。秋天,一封录取通知书把24岁的戈文带到了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看着大海,看书,逛街或者独自散步,戈文认为这一天终于可以平静下来了。在这样的年纪,在千帆筋疲力尽之后,只有他知道幻灭的代价是什么。校园里充满青春的男孩和女孩都超出了戈文渴望安静的眼神,但有一件事她无意中忽略了。宁静的另一面,意想不到的孤独,她还没有学会如何应对。②丁小川有跳跃的黑发。他坐在戈文前面的左边,靠近窗户。这个年仅20岁的男孩身上散发着一股长期躲避他的青春气息。他过去常常用手指扫头发,一瞬间就把窗外无数的阳光扫光。白色t恤的V形领口随意地晃动着一个棕色的石头吊坠。包裹在深蓝色或浅蓝色牛仔裤里的双腿结实而修长。上课的时候,戈文看着丁小川的背影像一个青年。然而,戈文一点也不想打扰丁小川。他太年轻了,只属于某段记忆。年轻的记忆已经有点遥远了。只有这样的风景才是好的,而且似乎比所有的经历都好。秋天越来越深,天空空变得越来越高,这是宁静的大海的独特的蓝色。海滩上再也没有人了。戈文的心几乎无缘无故地陷入了萧瑟的季节。幸运的是,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应对,但我会忍受它。直到有一天,戈文发现了丁小川的眼睛,开始从前面转到后面。在一排桌椅的拐角处,男孩的眼睛渐渐变了。大一第一学期还没有结束。③丁小川爱上了戈文。原因很简单,不同于周围的其他女孩。戈文美丽的脸非常安静。20岁的女孩都是火,但她是水,流动而平静。浅浅的眼睛里散布着他无法捕捉的孤独。戈文孤独、无言、没有脂粉的脸给了这个似乎无处容身的女人一种超然的感觉。时间离开了戈文。丁小川不可能知道,除了深深的困惑。戈文不想动,但她很容易看穿丁小川的心。经历使她沧桑,丰富和磨练了她。但丁·小川奈那太年轻,无法承受戈文进入社会后的岁月。还有爱,想到这闻格心里苦笑。作为一个年轻人,这不可能是真的,戈文不再想尝试。这两个人默默地前进和后退,直到冬天。青岛冬天没有雪。天气很冷。只因为有海风,寒冷从早到晚都是透明的。戈文的退路变得有点慢,也许一个人在寒冷的天气里很容易心不在焉。在圣诞晚会上,主持人丁小川在最后唱起了美丽的“灰姑娘”。中途,他站在舞台上,对成千上万的人逐字逐句地说。这首歌是送给我心爱的女孩戈文的。呼啸着,雷鸣般的掌声,戈文的心退到了最后。(4)晚上,在女生楼前的槐树下,丁小川拥抱着格子,不理会来来往往的人群。丁小川的激情就像涨潮的海水一样,涌进了堤岸,导致戈文最后的防线崩溃。在丁小川的怀里,寒冷和孤独变得模糊不清。还有戈文的模糊感觉。有那么一会儿,她觉得她想在路上跟着那个男孩。然而,她总是认为她不会。20岁时破碎的爱让戈文对一切事物的爱变得冰冷如水。她没想到会被另一个人所爱,一个只有20岁的男孩。丁小川没有给戈文时间分辨。他的爱释放得太快,突然让戈文心碎。快速的寒假,告别站台,戈文的手牢牢地环住丁小川的身体,环到火车启动前的最后一分钟。隆冬的黄昏,告别之吻如火如荼。在丁小川跳上火车的那一刻,戈文的心开始慢慢地疼起来。久违的痛苦就像16岁。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aiqinggushi/3059.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