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情故事 > 藏了66年的甜蜜爱情

故事分类

藏了66年的甜蜜爱情

他是一个老黑人。她是一个白人妇女。他和她坐在花坛旁边。澳大利亚春末明媚的阳光在悉尼黑人社区的两层老年住宅建筑后面划出一道长长的阴影。离他们十步远的地方,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说什么,他的嘴一直在动。她的眼角和嘴角充满了微笑。我微微欠身说,“我叫利奥,新来的志愿者。我能分享你的快乐吗?”老太太没有反对。一缕风吹起了她鬓角的白发。她的脸上总是充满喜悦。老人看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告诉你我对她的66年的爱。你想听吗?”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搬了一把椅子,面对着他和她,坐了下来。“我是苏丹人,1940年乘船来到澳大利亚。我的第一个停留地是塔斯马尼亚。巧合的是,汉娜的房子就在我住的出租房子旁边……”一个对讲故事充满兴趣的老人突然“踩了刹车”他搔搔后脑勺,道歉道,“我忘了介绍我们的名字。我叫约书亚,她叫汉娜。”汉娜是我的邻居。我在塔斯马尼亚的第一天就认识了汉娜。然而,她不认识我。那时,我只有13岁,和我的父亲和叔叔住在一起。汉娜比我大一岁。那时汉娜正在学骑自行车。她骑得不好,总是摔倒在草地上,但她从不哭。每次,我都听到她咯咯地笑,然后站起来帮她继续骑……”汉娜再也没有找到我。我总是躲在树后,伸出头静静地看着。我知道,我是黑人。另一方面,汉娜又白又干净,有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她的头发是金黄色的,非常长。风一吹,她就飞得很高。”老人举起右手,比划着说,“你看,它这么高。长发在风中摇摆,你能想象出多美!我对自己说,她是一个天使,我是黑人,是来自苏丹的难民。我害怕如果我从树后出来会吓到汉娜。汉娜只用了六天就骑完了自行车。她像一阵风一样踩在自行车上。我仍然躲在树后看着它。独自一人时,偷偷的,我一遍又一遍的对树洞说:“汉娜,我爱你。”当汉娜16岁时,她的家人搬到了墨尔本。我告诉坚持留在塔斯马尼亚谋生的父亲和叔叔,我已经长大了,应该走出去,独自进入这个世界。尽管他们坚决反对,我还是独自来到了墨尔本。我不知道汉娜住在哪里,但我对自己说,我会找到她的。”后来,我进入一家鞋店工作。那时,我16岁。我心想,汉娜太漂亮了,她一定喜欢穿得像其他漂亮女孩一样,然后她总有一天会来的。虽然那时我不相信上帝,但我每天晚上都向上帝祈祷,并请求上帝在第二天早上派汉娜去。上帝终于听到了我虔诚的祈祷——一天早上,当我正在工作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鞋店。天哪,我要晕倒了。我一整天都在想的就是汉娜!我跌倒之前,尽力用手支撑着墙。但是我很想很快再哭一次,因为汉娜的手紧紧地绑在一个高个子年轻人身上。哦,汉娜,她恋爱了!“汉娜再也没有去过鞋店,但我终于找到了她的家。每天下班后,我从鞋店出发,走三条街,穿过一个小花园,朝汉娜家的对面看去。每次我数步,一步,一步,总共797步。当然,它也不是固定的。有时候是789步。最多是811步。我能看见汉娜的家。偶尔,我能看到汉娜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等着她的男朋友。有时,她没被看见,但她在房间里可以听到笑声。我经常看不见汉娜,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我在她家门前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往回走,又走回鞋店,又去阁楼吃饭睡觉。”后来,汉娜结婚了,搬到了一个新家。我不知道从鞋店走到汉娜的新家需要走多少步,但我知道开车到那里需要12分钟。不是每天,但经常,我开车去看汉娜。我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透过窗户,越过低矮的木栅栏,看到汉娜和她的丈夫在花园里浇花和欢笑。不久,一个小女孩加入了汉娜和她丈夫的快乐团队。那是他们的孩子。我敢说,她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小天使。我很奇怪,我的心早就失去了被锋利的刀割开的感觉,我的悲伤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种解脱和无法控制的快乐。每当我看到汉娜的三口之家在一起开心地玩耍和欢笑,我就感到非常开心。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aiqinggushi/2782.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