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情故事 > 一颗子弹的爱情信物

故事分类

一颗子弹的爱情信物

2000年,我,一个女孩,从军事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南部的边防部队。边防部队的工作极其紧张,因为我们必须对付贩毒团伙,以防止违禁物品进入我国。朱伟是我们侦察大队的副大队长。一天,我们正在吃午饭,突然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船长说,根据可靠情报,一个贩毒团伙今天将把毒品走私到中国。除了在1号公路执勤的部队,其他人员立即赶到2号和3号公路增援伏击。我的任务是到达3号公路,埋伏在离边境不远的地方。我一动不动地躺在灌木丛中。三个小时过去了,我才看到一个人影晃动着穿过边境。一小时后,他终于越过边境来到我身边。他走了几步,突然拔出了枪。他朝我们这边开了一枪,接着是第二枪和第三枪。我立即回击,那个人像兔子一样跑过边境。这时,我身边有人轻声但不满地喊道,“谁开的枪?快换地方!”我没有听。我手里拿着枪,仍在寻找目标。一个人影走过来,把我撞倒在地。这时,我听到子弹呼啸而过。我把那个人推开,却发现他是朱伟,他的胳膊上被打了一枪。原来对方已经伏击了某人。那个人向我开枪只是为了测试。我的枪一响,对方伏击的人都向我开枪。朱伟救了我一命。从那时起,我爱上了他。朱伟出院的那天,我就知道如果不跟他坦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朱伟,我,我……”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我以前叫他“副大队”。朱伟递过来一个包,说,“你想帮我提这个包,对吗?来,拿着。”我拿起包,开口说“我”。朱伟说,“停下来,我们走。”我知道,出了病房,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鼓起勇气说:“我爱你。”声音很轻,但很坚定。说到这里,我几乎不敢看他的脸。朱伟明显愣了一下,但他马上说,“雅琴,这是不可能的。”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回头就走了。被朱伟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后,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但我的心还是不愿意。我开始给朱伟写信,每半个月一次。以前的信都沉入大海,没有回音。直到第五封信寄出,朱伟才主动来找我。他带我到公路旁的树荫下说话。那是他告诉我他为什么和前女友分手的时候。他的女朋友不想让他去边境部队当童子军,说那太危险了,他的父亲是一名军事指挥官。通过他父亲的关系,他的女朋友让他在后方工作。他没去,所以两个人分手了。他说他想从这件事中明白女孩都想要稳定的生活,而他的工作太危险了。如果他和任何人结婚,总有一天他会被“尊重”,他会伤害别人。因此,他决定,当他没有从侦察营退休时,他不会谈论个人问题,并要求我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我的感情和青春。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下定决心爱他。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人。这样的人值得任何女孩追求。我像往常一样给他写信。2002年3月,我的战友张晓红过了一年多的生日。我去她宿舍给她送生日礼物,但我意外地发现她正在给某人写信。我只看了一眼开头,就感到心里一阵刺痛。信的第一句话是:“你好,朱伟!”看到我,张晓红有点慌张,急忙把信折叠起来,放进裤兜里。我刚刚发现我不是唯一一个爱上朱伟的人。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没有再给朱伟写信。2002年5月4日,我突然接到了朱伟的电话。他说,“等一下,你能站在一个更显眼的位置吗?”我还没明白他的意思,电话就挂了。当我打电话时,对方的手机关机了。我一直在想他不合时宜的话是什么意思。两小时后,我们在紧急情况下突然集合,总队长亲自与我们交谈。我突然明白这将是一项非同寻常的任务。局长说我们要抓住两个正在交易的毒贩,但同时他严厉警告每个人不要抓住他们,让他们逃跑。没有命令谁也不能开枪,没有命令谁也不能打这两个人。他们必须向旁边射击。我们到达离边境检查站十多公里的一个汽车修理站,在那里遭到伏击。一小时后,两名毒贩出现了。我惊讶地发现其中一个是朱伟。我突然明白了兵团首长反复警告不要打他们的意图。朱伟是卧底!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aiqinggushi/272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