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情故事 > 谁掉进了醋缸里

故事分类

谁掉进了醋缸里

我曾经非常温柔地问江枫:“老公,你会为我吃醋吗?”江峰是那些不得不面对死亡和苦难的强硬派之一。他翻了个白眼,说道:“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嫉妒呢?”想想吧。嫉妒似乎是女人的专利。他怎么能表现得这么小气?一个周末,新老板打电话邀请我去吃火锅。我以为办公室的每个人都会去,所以我没有拒绝。江枫也大度地说:“快去吧,迟到不好。”直到我去了,我才知道。我是老板唯一邀请的人。虽然我只谈了工作,并没有偏离主题,但这种相当于约会的晚餐仍然不好。此外,新老板处处显示他对我的好感,我不是瞎子。我巧妙地、礼貌地和我的老板打交道,避开了问题的实质,却没有伤害他的脸。离开后,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街上的玫瑰非常漂亮。我记得今天是情人节,所以我心血来潮买了一束黄玫瑰带回家。当我到家时,我丈夫正在看电视。他看着我怀里的玫瑰,警惕地问:“花在哪里?”我说我在街上买的。我丈夫看起来不相信。难怪他通常手里拿着绿色蔬菜回家。今天他换成了罗斯。谁会相信呢?江枫苦涩地说:“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像玫瑰一样把他们的手拿短,等我给你买辆卡车。”明明知道这是我丈夫的糖衣炮弹,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每隔一个周末,我的老板又打电话给我,请我出去吃饺子。我丈夫这次太谨慎了,无论如何都想和我一起去。我不想带他去,因为担心他会想错,除了一起去别无选择。在餐桌上,我和老板互致问候,气氛逐渐变得更浓,然后变得更活跃。我丈夫踩了我桌子底下的脚。我不理他,不耐烦地在我脸上写道,饺子一点也不好吃。老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用饺子奋力拼搏。吃了半天后,他想起了什么,说:“雪儿,把醋递给我。”江枫急忙放下筷子,说道:“醋没了,我让服务员拿瓶来。”老板的脸立刻变了颜色,像猪肝,但很难说什么。当服务员端来醋时,江枫没有理会我给他的暗示,假装没听见。一瓶醋洒在老板的脚边。他的直裤子溅了一大片。老板灰溜溜地走了,再也没有邀请我吃饭。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笑了。江峰仍然生气地说,“他也给雪儿打电话了吗?”原来吃醋的滋味真好,酸有甜,甜有酸。婚姻需要智慧,而婚姻需要我们用心管理。我丈夫似乎一夜之间就睁开了眼睛,经常制造一些小麻烦来让我嫉妒。一天晚上,我丈夫回电话说,“我和一个朋友约好去酒吧谈点事。我一会儿就回来。”男人参加社交活动是正常的。如果他没有社交活动,而且猫每天都在家,我会认为他一文不值。当他回来的时候,已经11点了,但是在他白衬衫的领子上,一个红色的唇印突然突出来,然后他在我的眼前公开地挥舞着它。我的心被震惊了。我不禁感到难过,因为我想不出有一个像我丈夫这样诚实的人。我突然失去了理智,抓住我的丈夫,一边咒骂一边哭着说:“我跟着你度过了艰难困苦,住进了一个小房子。我的生活刚刚有所改善,但你辜负了我,跑到费城去了。”丈夫没有生气,但他笑着说:“那哥们跟我打赌,一个人带着口红印记回家,看谁的妻子会打翻醋缸。妻子,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的脸突然变红了。我也这么认为。以我丈夫的智慧,如果我在外面犯罪,我怎么能如此傲慢,给我一个把柄?原来,他也学会了狡猾,和我玩了一点小把戏,我被他骗了,也算没辜负他的好意。江枫美滋滋地上床睡觉了。我独自坐在那里回顾我的鲁莽。爱是自私的。如果你看到你的爱人和异性亲热,你仍然会表现出和以前一样的宽宏大量。你的婚姻能走多远?当然,嫉妒也有它自己的规则。如果嫉妒变成倾倒嫉妒的罐子或罐子,那么自然就会变成嫉妒,婚姻关系不仅不会变湿,反而会逐渐枯萎。只有适当地吃一两滴醋,才能打破婚姻平稳运行的机制,麻木的神经才能逐渐苏醒。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aiqinggushi/2580.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