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情故事 > 49朵玫瑰总有一朵属于你

故事分类

49朵玫瑰总有一朵属于你

他们,两个十多岁的老人,在电话中平静地相遇:“再见,下辈子再见,下辈子再见!”在日本横滨的一条路上,左兵和嘎达一前一后地回家了。左兵,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带着桀骜不驯的气质步履蹒跚。尽管加代穿着学校的制服,但他仍然微微弓着背,像那个时代典型的日本女孩一样,踩着小台阶。过桥时,他会帮她一把。他们肩并肩走了十几步,然后下了桥,一前一后地走着。虽然他们彼此不说话,但他们走得很安全。在靠近市场的街角,有一棵高大的樱花。当他到达那棵树时,他停了一站,等着她赶上来。两人礼貌地说:“再见。”然后他向右转回家了。她继续往前走,20步之外就是她的米店。左兵的父亲郑小林是一个在中国和日本的广东商人。他的母亲雪子是他父亲在日本买的外屋。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他没有少被同学欺负,但他并不害怕。虽然他很瘦,但当他被欺负时,他会疯狂反击,并逐渐出名。有一次,加代在学校门口迎接他,说:“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好吗?我有点害怕独自走一条安静的路。”左边的士兵一口就同意了。每天早上,左兵走到角落,看见嘎达在樱桃树下等着。他笑了笑,弯下腰跟着他。很长一段时间后,它变成了一种习惯。左兵喜欢在雨天穿木屐。他以噼啪作响的节奏走在身后。下大雨时,嘎达伊会踮起脚,在背后撑起伞来保护他。左兵喜欢她半羞半喜的样子。那一年的圣诞节,学校组织了晚祷,允许每个人除了校服以外都穿正式的衣服。当左兵走出小巷时,他的眼睛一亮:樱桃树下的嘉岱穿着白色背景和浅樱花色的和服,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左兵第一次意识到加代有多美。不知何故,他变得慌张起来,并有立即逃跑的冲动。1936年底,大批中国人开始回国。在涌向码头的人群中,左兵跟在父亲的管家后面,感觉自己像一滴水。当船要离开时,加代突然出现在舱口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左兵面前。她只能说一句话:“但是,郑君,我喜欢你……”那时,左兵的心里一片空白,仿佛加代在雨中的木屐突然进入了她的脑海。每次她重复“但是,郑君,我喜欢你……”过了许多年,左兵才意识到加代要等到什么样的勇气才能说出这句话。还有49年。左兵和他同时代的中国人正经历着相似的欢乐和悲伤,但是当他们跌倒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一个声音偶尔出现在他的记忆中,但他记不起那是什么了。他老了。1985年,他为了财产权去了日本。一个高中的老同学去酒店看他,临走时给了他一张嘉岱的名片。所以他明白,萦绕在他脑海中的声音是加泰的声音。他拨通了嘉迪的电话,没有尖叫、眼泪、叹息、后悔和掩饰。很简单。他想约她出去喝茶,说:“我回来了,在茶会见,好吗?”他好像昨天才离开。她说,“好吧,但是不要喝茶。我真的不想毁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你在樱桃树下等我,我会走在你身边,请不要认出我……”他答应,他们——两个近古的老人,在电话里平静地相遇:“再见,在下辈子,下辈子再相见!”这是樱花凋谢的季节。横滨的一棵老樱花树下,一位老人站着。他穿着一件租来的黑色婚纱,手里拿着一大束像血一样的玫瑰,离那个难忘的时刻已经49、49年了。老人站在像雨一样落下的樱花中间,把他的红玫瑰分发给每一个经过的老妇人,微笑着说:\"谢谢你。\"在这49人中,有一个属于她,不管她是瘦还是富,不管她现在是孩子还是孙子还是孤独,不管她是泪眼朦胧还是面带微笑,总会有一个属于她的。老人遵守协议,不承认它,只是专注地分发玫瑰。他知道她会从他身边走过,她会认出他,她会摘下一朵晚了半个世纪的花,让它复活,他们肯定会因此认出彼此。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aiqinggushi/2061.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