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曾被友情亲吻的我们

故事分类

曾被友情亲吻的我们

我们的身体是有缺陷的,但是我们坚持最肤浅的幸福底线,那就是,永远不要放弃对幸福的渴望。



在我16岁的暑假,我奶奶带我去了那个小镇。我知道我爸爸想娶一个新妈妈,但是奶奶不想让我受委屈。


江南小镇像水墨画一样美丽,但我不快乐。从奶奶的窗户望出去,是一条狭窄的小巷,狭窄的天空空。爷爷每天都忙于下棋。奶奶经常坐在靠窗的摇椅上打盹。家里只有小花猫会靠近我,可能和我一样孤独!


下午,当阳光轻轻照射进老房子时,窗外有一架钢琴在演奏。我往里看,一个留着长发、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正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口拉小提琴。这很像一幅油画,但是钢琴的声音有点奇怪。我悄悄地拿出图片夹,一张一张地画了出来。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奶奶站在我身后。她说,“如果你想学钢琴,我明天会问。这比坐在家里要好。”然后奶奶叹了口气。我说,“我想学画画。”


奶奶摸着我的头说:“小月,你想家吗?”


我摇摇头,再次点头。吃饭时,我听到奶奶在叫我爸爸。她说,\"小月想学画画,让她学吧!\"


我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我死去的母亲学会了绘画。有一次,我父亲不让我再动那支笔。


又一个下午,我跑出石库门,站在弹钢琴的女孩面前。当她停下来时,我伸出手喊道:“我叫罗心悦,让我们交朋友吧!”


女孩温柔地笑了笑,伸出了手。“当然,没问题。我叫范小溪。”


后来,当我和小坐在河边谈论这第一次见面时,说,“萧月,你知道吗,你把我弄傻了。在此之前,没有人和我握手,也没有人说他们是我的朋友。”


我一直在笑,没有说话。她当然不知道当时我的心跳有多快。万一这个女孩斜靠在家里,我的脸会去哪里?


河水的涟漪像两个女孩的心一样荡漾。


有了范小溪,日子似乎一下子就满了。


至少奶奶能看到我的笑脸。还有,当猫在我身边跳来跳去的时候,我不会那么无聊。


我和范小溪去了少年宫。她学钢琴,我学绘画。她带我从一个教室到另一个教室。当她遇到一个人时,她说:“这是我上海的朋友罗心悦。”一脸满意的样子。


我说,“小姐,你在把我当作珍宝炫耀!”她不在乎。她走着走着,每个人都记得我的名字。有些人甚至说,“似乎在“穆斯林葬礼”中的女孩叫新月。多么好听的名字!”


范小溪转过身对我说,“新月,你来之前,我是我们少年宫的Xi·石。”唉,谁叫你我的朋友?我不在乎。\"


我笑着逗她开心。她最害怕的是这种技能,所以她不得不举手投降。


我为范小溪画了很多草图。她是典型的江南美女,下巴尖尖的,眉毛弯弯的,微笑着,眼睛弯弯的。当我看到我的画时,范小溪正在吃奶奶给她做的汤圆。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道:“新月,我不认为你是画家的材料!”


我放下画笔,说:“我不想当画家。我只是觉得无聊。”


小Xi拿起钢琴说:“请范晓希小姐为罗心悦小姐弹一曲。”


我问,“你为什么叫我们女士?”


她白了我一眼,说:“因为你还是来自一个大城市。它让女人看起来优雅。我是一个优雅的人。”


我笑着捂住嘴:“好吧,好吧,我洗耳恭听高端人士范小溪女士的表演。”


范小溪拉第一根弦时声音嘶哑。那只猫跳到我怀里,我笑着倒在床上。小Xi摇摇头,叹道:“艺术家总是孤独的!知音怎么会这么难找呢?”说完,跳到床上和我一起笑。


很久以后,她说:“新月,其实我和本都不是学钢琴的材料,但是我爸爸想让我成为一名艺术家,唉,麻烦了!”


原来,快乐的小也有烦恼。为什么生活中有如此多的必需品?范小溪不喜欢学小提琴,但是她的父亲,一位高中音乐老师,强迫她学的。然而,我喜欢绘画,但我不能把它视为一种理想。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885.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