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友情故事 > 蓝颜知己

故事分类

蓝颜知己

那些快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笑声将永远留在记忆中。


在我工作的第一年,我和我想象的一样无聊和沮丧。除了讲课,我其余的时间都呆呆地看着屋外的花草或天空空。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江图到达。


在我和江图相遇之前,我们先秘密地和他进行了一场比赛。我比他早工作了一年,我和同事们住在一个宿舍里。我希望一整天都有自己的房间空。


那天开学前,我提前回到学校,发现隔壁的房子被打扫了空空。我很高兴,这一定是我的,校长在上学期结束时亲口答应我的。那时,我漫不经心地问,“是给我的吗?”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答案几乎让我晕头转向:“这是给新老师的,江图。”


“姜图?江图!”我咬牙切齿地咀嚼着这个名字,恶意地认为一个新来的人插队到了高级职位的前面!因为他是总统的大学校友?哼,这小姐不容易欺负,她怎么能容忍这样不公平的事情?


校长实际上是一个心软而困惑的老人。我说宿舍应该属于我,但在江图没有新宿舍之前,让他先把东西堆起来住下来。三言两语,老人同意了。


作为预防措施,我立即派人把我所有的东西搬进空房间。房间里挤满了人,只留下一张空床板。我也挤了原来的宿舍,姜图,他想住就住,反正是临时的。出乎意料的是,江图拿不住它。他只是把两个大盒子放进去,然后露出他的白牙,不停地笑着说:“求你了!求你了!”这就是我。我总是对自己感到满意。但是突然之间,我好像抢了他的东西。当我再次见到他时,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我感到非常内疚。


幸运的是,学校很快为他安排了一个宿舍。他搬出大箱子的那天,我的罪恶感消失了,我再次昂起头。嘿嘿,虽然他比我大一岁,谁让他一年后毕业的?在我的胁迫下,他总是非常甜蜜地叫“姐姐”和“姐姐”,我开心地大声回应。


江图和我都独自工作。我们学校在郊区的一个山坡上,有许多树和花,但是美丽的风景不如城市的喧嚣。大多数工人的家都在城里。下午下班后,学校静悄悄的,只留下几个快乐的单身“韩”。


由于我们以前的出身,江图和我彼此非常了解。他总是很感激我在学期开始的时候把他的大箱子拿了进来,并且纵容我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后来我告诉他,宿舍原来是他的。我觉得这不公平,就收回了。他一点也不介意,微笑着说他已经知道了。上帝啊。这个男孩一直在装傻。我瞪了他一眼。


江图很受欢迎。自从他来了以后,院子里下班后不再冷清。他的宿舍成了年轻人的俱乐部。他一下班,每个人都冲向他。有时候,在他到达之前,我们已经坐在他的房间里了。他看到我们自由进出,晕倒了,“哦,我的上帝!你怎么进的门?”我们都天真地说,“你的门锁不是坏了吗?你没告诉每个人想来的时候都来吗?”他宿舍的四面墙空空,我们开玩笑说:“小偷看到它会哭。”所以每个人都知道这家伙的门窗也是一个空城市规划。


他的许多朋友逃离了市中心,来到了我们那被称为疗养院的萧条的山坡上。我经常是一个和他们愚蠢的男孩混在一起的女孩。他们也不把我当女孩看待。他们总是叫我兄弟或兄弟。


我突然大笑起来,没有淑女。经过一年多的沉默,我享受了这种兴奋。我们一起玩斗地主游戏,输了的人用口红画脸。我的运气总是很好。我经常看着他们,他们画得像花猫,笑得我站不起来。黄昏时,我带了很多啤酒回来,用大杯子喝,然后大声笑了起来。几个人不时叹口气:这是多么快乐而简单的一天,好像还在学校。


姜图有一个问题,就是看到这个漂亮的女孩没有大踏步前进的野心。有一次,每个人都约好周六去爬山。走到学校门口,他的一个兄弟说他厌倦了穿皮鞋爬山,需要换拖鞋。环顾四周,仍有一双不见了。姜图自告奋勇跑去借钱。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youqinggushi/2805.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