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园故事 >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故事分类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这是一个我无法讲述的故事。故事中有一个令人难忘的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有尿床的问题。因为这个原因,他很少被父母殴打和责骂,有时甚至站在房子中间度过漫长的冬夜。令我苦恼和羞愧的是,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我高中的那一年。1979年秋天,我被县一中录取了。当我进学校的时候,一年前进学校的同村同学为我占了靠窗的一张上铺。那时,对于山里的一个孩子来说,县城里有许多新奇的东西。甚至连学校的上下铺位都觉得有趣,睡得很香。他尿床的问题早已被遗忘。我记得第一学期冬天的一个晚上,天气很冷,北风吹着窗户。午夜,在我的梦里,我径直走进厕所,厚颜无耻地排泄出来。尿完之前,我被惊醒,伸出手去摸了摸。哦,我的上帝!床是湿的。仔细听,尿流下来。睡在下铺的殷诚没有任何感觉。在黑暗中,我感到羞愧。我很焦虑,也不愿意想到明天早上被同学们当作新闻广播。我真的希望这个可耻的夜晚再也见不到曙光。辗转反侧,焦虑不安,黎明仍在来临。学校的铃声突然响起,安静的宿舍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哎哟!”殷诚从下铺发出一声尖叫。“怎么了!”邻床的几个学生忍不住问。这时,我感到非常羞愧,我把头深深地埋在床上,心里抱怨道:“结束了。等着看两个班里几十个学生的嘲笑吧!”然而,这是出乎意料的。只有殷诚的同学回答说:“没什么。老鼠把我的袜子藏在床底下了。”讲了几个笑话后,学生们忙着穿衣、洗衣服和铺床。此时,我感到如释重负,我对殷诚的感激之情无法形容,但我还是不好意思起身。直到晨练铃再次响起,殷诚问我,“你还没起床吗?是锻炼的时候了。”我用被子蒙住头,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感觉不舒服。”宿舍里所有的学生都出去后,我趁此机会探查了一下下铺,发现殷诚的床单已经被拿走,浸在桶里了。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同学已经做了早操,所以我不得不再次躺下。这时,我看见班主任和殷诚从门口进来了。哦,不,殷诚在向班主任汇报吗?好吧,闭上眼睛等着尴尬吧!“香,你好点了吗?”班主任摸了摸我的额头,轻轻地问。我很惊讶,不得不点头“啊哈”。然后,班主任对说:“你陪项去诊所看看我会怎么样。”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腔是酸的,眼泪不情愿地流了出来。这是羞耻、悲伤和感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在做早操时,班主任数了数人数。是尹向我请假,说我生病了。小东的同学也证实了这一点。从那天起,我和殷诚换了床。奇怪的是,在那之后,尿床再也没有发生。此外,殷诚和我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在高中的三年里,我们没有制造任何麻烦。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尿床的丑闻。我总是以健康出众的外表出现在同学面前,保持我的自尊和自信。十多年转眼就过去了,我已经和殷诚失去了联系。然而,每当我想起尴尬的过去,一种温暖感人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真的很想再见到这位善良慷慨的同学。虽然说谢谢似乎是多余的,但我知道我会将这份友谊铭记于心,直到我的余生…(摘自《青年读者》)


本文网址:http://www.345a.cn/xiaoyuangushi/2764.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